第一文学城

【御妖修仙传】第十五章 宗门覆灭(母子,纯爱,后宫,妖风)

第一文学城 2023-03-1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沉木编辑:@ybx8
作者:沉木 2021年10月27号首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7720 ***********************************

作者:沉木
2021年10月27号首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7720
***********************************

有收费群,更新到24,可私信联系。以后应该是一周一章,大家可以放心追更。

***********************************

             第十五章 宗门覆灭

  第二日,郁菱芳果真前来寻沫千远,巧的是,俩人刚走出院门,正好撞见了
迎面而来的柳笙香。

  柳笙香一时愣住,转而浅笑道:「芳姐怎会来此。」

  她俩虽是同龄,但是郁菱芳比柳笙香还是要大几个月。

  郁菱芳从小就嫉妒柳笙香,柳笙香在宗族里就像个小公主,所有人都无微不
至的照顾她,呵护她,入了修仙道之后,宗门里更是把最好的资源都优先给她,
和自己凄惨的人生对比,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郁菱芳明知她和沫千远的关系,故而有意气她,虽不会做出亲昵之举,但是
淡淡说道:「沫千远现在是我的道侣,正准备去不星谷狩猎。」

  柳笙香和沫千远同时一惊,一起看向她毫无波澜的俏脸。

  关于道侣一事,郁菱芳从未和沫千远商量过,但沫千远也没法子拒绝,毕竟
有把柄在她手中。

  闻言,柳笙香并不生气,反而替沫千远感到高兴,笑着说道:「真的么!千
远哥终于有个正式的双修道侣了,还是五阶精纯阴元的大美女~ 」

  沫千远勉强笑着点头,回想起前些时日,一起和柳笙香偷看郁菱芳在野外交
媾的场景,不免脸上略有尴尬之色。

  可柳笙香没那么多龌龊的心思,她虽然不明白郁菱芳为何不和呼延千在一起,
但有人帮助沫千远提升修为,这便足以让她对其爱屋及乌,上前拉着郁菱芳的手
儿,柔声说道:「今天由我和芳姐陪沫千远去不星谷狩猎,不用管方浩然了,那
家伙一宿未归。」

  郁菱芳也没想到柳笙香会这么天真无邪,毫无心机的样子,继而又说道:
「可我和沫千远说了,寻得百年异果需要先给我。」

  「没问题~ 反正千远哥也没有到达炼气巅峰,先给你便是了~ 」

  郁菱芳正求之不得,有了柳笙香的帮助,自己获得百年异果的机会更大了些。

  三人一同而行,一路上柳笙香拉着郁菱芳有说有笑,郁菱芳也不好太过扫兴,
有一句没一句地接着,毕竟她是少宗主,和她打好关系了,今后在宗门里也方便
许多。

  连续几日,他们三人都一同在不星谷狩猎,只是没有太多收获,俩位美女的
感情倒是增进不少,都开始以姐妹相称了。

  方浩然连续数日未归,和蓝锋称兄道弟,整日泡在云梦楼的温柔乡里,连修
为都有些疏忽。

  水妙仙没有回齐罗城,而是回到了万妖宗,将黑海王母的儿子鳄七死亡一事,
告知了宗主曲清娘娘。

  千鹤雪峰之巅,是一处凹陷的圆形大坑,其深达百丈,五条狰狞的石制巨龙,
从深渊翘首盘旋而起,照射而下的阳光,勉强呈现巨龙三分,每一条巨龙的头顶
都站立着一位妖族之人,他们是万妖宗的四大护法,还有宗主曲清娘娘。

  曲清娘娘的身姿和她脚下的积雪浑为一体,一袭雪白的绒裘披风,将她婀娜
多姿的身躯罩裹,胸前仅留三寸细缝,隐约可见淡蓝色的包臀纱裙,而披风刚好
过膝,露出小半截玉腿,一双缕空的钩花白色丝袜性感十足,令人无尽遐想她披
风里包裹的仙姿玉色。

  一袭及腰的银丝白发随意披散,发髻中俏立一对毛茸茸的尖尖狐耳,一丈之
长的狐尾蜿蜒盘升在她身后,而长尾末端高高勾着一只白玉酒壶。

  美艳妇人虽为万妖宗第一人,但并没有盛气凌人的宗主架子,淡然说道:
「今日召各位护法前来,想必都已知晓其中原由,黑海王母的儿子死于非命,我
万妖宗绝不会坐视不管。」

  其实若死了个万妖宗普通的弟子也就罢了,不必大动干戈,可死的是黑海王
母视若珍宝的儿子,宗门必须为她做主。

  黑海王母脸色阴沉,衣裙外显露的肌肤时而透明如水,其心情异常激动。若
宗门稍有处理不当,她可能随时都会发难,欲亲自去讨个公道。

  「我潜龙愿意前去荡平云倾宗,替黑海王母报仇雪恨。」说话男子的言语吭
呛有力。

  潜龙,万妖宗护法,化神初期,身穿骨制兽甲,一袭血红披风,手持两柄板
斧,身长六尺,貌若四十,浓眉阔唇,国字方脸。头顶绿色毛发一直延伸至背脊,
浑身鳞纹皮肤,疤痕累累,喜好征伐杀戮,统治月影沼泽,部下蜥蜴妖族上千,
常年与蝠翼二十四洞矛盾不断,若不是碍于万妖宗的规矩,早就为了一点鸡毛蒜
皮的小事而大杀四方。

  「宗主还是让苏苏去吧~ ,苏苏我好久没有吸食新鲜的血液了,想想下面都
湿得一塌糊涂呢~ 」来声十分魅惑,言语低俗露骨,如若成熟的女性曼声淫吟。

  琉苏洞主,万妖宗护法,小名苏苏,元婴后期,貌若二十八,蝠翼二十四洞
的总洞主。

  长发墨蓝,红唇鲜润,长眉细弯,两耳尖尖,一双血红色的眼瞳,媚笑时亮
出两颗尖锐虎牙,背后一对漆黑蝠翼翅膀「扑哧扑哧」扇动不停。

  姿态妖娆妩媚,仅裹薄雾般的肉色罗裙,白洁的脖颈缠裹一圈丝带,丝带再
分叉而下,单薄地遮掩丰满的乳房,大片乳肉两侧裸露,两粒乳蒂在丝带上隐隐
而显。

  柔纱束身贴肉,缠裹细腰和胯股,若仔细看去,可以见其耻丘饱满,阴阜勾
勒一条充满色欲的皱痕。裙摆向后长长扬去,透过纱裙隐约可见臀沟里埋藏一条
窄窄的系带,赤裸的两瓣后臀浑圆如球,圆圆滚滚。前方毫无遮挡,仅有一条三
角形的细窄罗绡渎裤,一双修长美腿大胆的暴露在外,裸足不着片缕鞋袜,脚指
甲十分尖长,涂以血红丹蔻,两腿交叠半浮空中,别有一番妖魅风情。

  潜龙怒道:「臭娘们怎么什么事都要跟本王争,是不是皮又痒了,要不要本
王给你揉揉!」

  「谁不知你们蜥蜴都是矮小细短,苏苏才看不上呢~ 苏苏喜欢又粗又长的,
温柔可爱的~ 可惜你不合苏苏心意呢~ 是不是很后悔呀~ 啊哈哈~ 」流苏洞主媚
笑盈盈。

  「你!无耻贱妇!辱骂本王就算了,还敢辱骂本王族人,今日若不给本王道
歉,休想走出此地!」潜龙大声怒骂,亮出两柄板斧,碍于宗主在此,才未曾动
手。

  这也难怪,他身高才六尺,确实比普通人族都要矮上一头。

  「苏苏若想走,谁又能拦得住呢~ 」

  「看来今日非要让你尝尝本王的斧头不可!」

  「好呀~ 苏苏对你的矮小细短没兴趣,但是鲜血还是来之不拒的~ 苏苏好想
要尝尝呢~ 一定会很可口的吧~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互相撕骂,全然不把宗主放在眼里。

  曲清娘娘早已见怪不怪,这二妖一旦聚首,总会为了一些事情争执不休,所
以自己也不喜欢和四大护法一同会面。

  另外一位护法是位年幼的十岁孩童,一身华丽的纹龙锦服,头戴冕旒,身后
有一条三尺龙形长尾,属于蛟龙一族。五人唯独他有座椅,而且还是金翼龙椅,
他单手枕头,紧闭双眼,一脸酣睡的模样,对他们所聊之事漠不关心。

  此孩童人称尤皇,天陵城的土皇帝,他的家族以前是阴九大陆的霸主,只因
被推翻霸权,氏族没落,而后投靠了万妖宗,万妖宗给了他们皇子一个世袭护法
的身份,这皇子年纪尚幼,还未入得修仙道,但手下旧部猛将如云,任谁都会畏
惧他三分。

  天陵城就在千鹤雪峰的山脚下,城虽不大,但建有皇宫大殿,未得半倾地,
却有百官临朝。

  曲清娘娘听二妖争执好生心烦,便想赶紧打发他们,一脸正色说道:「犯我
万妖宗者,绝不能姑息,潜龙!流苏洞主!」

  闻言,二位护法这才摸去嘴上的唾沫星子,异口同声应道:「属下在!」。

  「你们一起去吧,率领部众灭了云倾宗,本宗主自会百鸽传书,告知天下,
此事无需顾忌,我们有理有据,大胆放手去做,若有其他宗门敢驰援相助,皆视
为与我万妖族为敌,可随意处置。」

  「如此甚好!」

  「苏苏谢过娘娘~ 苏苏最喜欢娘娘了~ 」

  二妖施礼后飞天而去,只是一妖御斧而飞,一妖展翅翱翔。

  曲清娘娘瞟了一眼黑海王母,问道:「王母觉得如此处置可还妥当?」

  黑海王母不过死了个儿子,而万妖宗都要将云倾宗赶尽杀绝,她还能有什么
话说,拱手回道:「宗主为属下费心了,属下感激不尽。」

  曲清娘娘和黑海王母相继离去,唯有尤皇睡意浓浓,良久他才醒来,揉眼一
瞧,四下无人,这才大声嬢嬢:「人都走光了,也不叫醒本皇,一群没有礼数的
混账东西!来人啦!朕要摆驾回宫!」

  年幼得势的人就是不一样,骂人也生威。

  天空飘下四位结丹强者,一同扛起尤皇的金翼龙椅,朝天陵城的方向飞去。

  蓝婷萧知晓沫千远有了双修的道侣,夜间便再未去打扰沫千远,可郁菱芳根
本就未曾和沫千远双修,她早已到达炼气后期,双修对她毫无益处。

  这一夜阳九彻夜未归,而蓝婷萧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虽然久未和阳九发
生性事,但夫妻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夜不归宿。

  阳九这几天依然是老样子,整日抱着酒坛,沫千远已好言相劝,可也拿他没
办法,毕竟自己是晚辈,难道还真能骂他不成。

  突然间没有和沫千远双修,蓝婷萧感到很不自在,总感觉缺少点什么,内心
无比的空虚寂寞,她想找些事情来做,好让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便深夜在院中
练了一个多时辰的剑法。

  蓝婷萧回屋之后还是辗转难眠,香汗淋漓的娇躯侧卧在床,散发着靡靡的醉
人气息。情不自禁间,自己的手儿滑入贴身的肚兜里,去揉捏肥硕饱胀的乳肉,
去抚摸芳草萋萋的耻丘,两条玉腿紧紧向内夹住,并不断相互厮磨,以此来挤压
发痒的骚穴,慰藉春情勃发的熟妇胴体。

  「哎~ 」连她自己也哀声悲叹,如此诱人的肉体却得不到男人的怜惜,只得
依靠自己的双手来发泄性欲,实乃暴殄天物,心有不甘。

  沫千远感觉自己的灵力已经频临瓶颈,而萧姨连续几天都不曾来和自己双修,
今夜阳九不在,便想去萧姨的房里寻她,与她一同双修。

  来到房前,忽然听到房内细语呻咛之声,沫千远还以为别的男人钻入了萧姨
的床,便解开窗角一帘,瞧了个究竟。

  这一看可不得了,萧姨仅穿着个单薄遮胸的肚兜在身,两团肥美的大乳撑得
高高隆起,下体未着片缕,两条长腿扭捏不止,一只软滑柔手伸入股间私处,葱
白二指寻着一处敏感的阴蒂,反复而快速的揉搓着。

  美妇一脸醉目神迷,红晕满颊,轻声淫哼:「唔~ 嗯~ 嗯~ 呼~ 」

  沫千远羞得满脸通红,匆匆放下竹帘,背靠墙面,呼吸急促,不敢再继续偷
窥,只不过瞧了萧姨半裸的娇躯一眼,心中一股欲念便油然而生,只觉熟透的美
妇最是性感,被其丰满香艳肉体所深深吸引。

  回想当初,与那陌生女子的丰腴肉体有过一夜之欢,无奈身体受缚,被其单
方面奸淫,尤其想要体会一番美妇肥美多汁的肉体,几欲乱其心智,强行闯入室
内,行其背德人伦之举。

  蓝婷萧专注地抚摸着身体敏感的部位,更是把沫千远当做了泄欲的对象,亲
切地呼唤他的小名:「小远……亲我~ 嗯~ 小远……肏萧姨吧~ 小远……萧姨想
要~ 」

  即便听到如此淫浪的话语,可惜沫千远始终不敢迈出这一步,毕竟她是阳九
的夫人,自己的养母,纵使心中万般难熬,纵使美妇如饥似渴,他也绝不能违背
道德的底线,做出对不起养父阳九的事情来。

  这一夜蓝婷萧自慰了,这一夜沫千远失眠了。

  这一夜云倾宗覆灭,俩位万妖宗护法率领近千妖族,血洗了云倾宗,宗门弟
子无一幸免,皆惨遭残忍杀害,宗门内的建筑摧毁殆尽,硝烟弥漫近三十余里,
各大小宗门都收到了万妖宗的信件,却无一人敢来援助。

  一大早,方浩然陪蓝锋一同回到了云倾宗。

  蓝锋见到宗门此等凄惨景象,逐渐眼神呆滞,双腿发软,一屁股跌坐在地,
久久失神不语。

  方浩然见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够默默陪在蓝锋的身后。

  好半晌,蓝锋才站了起来,已是面无血色,冷冷说道:「我们去玄羽宗吧。」

  「嗯!」方浩然应道。

  二人并无多言,因为蓝锋也不知为何云倾宗会惨遭灭门之灾,如今世上唯一
的亲人就只有玄羽宗的蓝婷萧了。

  蓝锋来到玄羽宗,见到了蓝婷萧,将宗门灭门之事告知了她,可她还不信。

  忽闻屋外李长老大声喊道:「蓝锋,快快离开我玄羽宗!」

  众人出去一瞧,只见李长老带着几名筑基期的弟子来到院落,脸色不善,大
有想强行拿住蓝锋之意。

  蓝婷萧问道:「李长老这是何意,蓝锋是我侄儿,为何要赶他走。」

  李长老回道:「你的好侄儿杀了万妖宗的人,云倾宗就是因为他而灭门的,
难道你还不知道?」

  闻言,蓝婷萧差点儿站立不稳,沫千远在她身后连忙搀扶住。

  「难不成是他!」蓝锋如遭晴天霹雳,回想起在不星谷杀了鳄七,竟不知得
罪了万妖宗的人,一时心寒如冰,愧疚万分,真想自刎以谢其罪。

  「走吧!我玄羽宗不敢留你,不然下一个灭门的就是我们。」李长老使了个
眼色,几位筑基期的弟子围住了蓝锋,推着他的后背出了院门。

  看着蓝锋离去的背影,蓝婷萧泪如雨下,心如刀绞,不管蓝锋做错了什么,
他是世上唯一的亲人了,绝对不能坐视不管。此时她想到了百谷修真派,百谷修
真派向来与妖族为敌,也只有他们敢接纳蓝锋。

  沫千远虽然心存愧疚,但是他并不后悔放走了水妙仙,只是没想到她是万妖
宗的人,云倾宗遭此灭门横祸,与他也有间接的干系。不过就死了个人而已,万
妖宗下手竟如此狠毒,仗着宗门势力庞大,便随意欺负弱小的宗门,看来日后行
走江湖,还是少结仇家为妙。

  此事也绝不能让外人知晓,不然自己无法面对萧姨,面对蓝锋。

  蓝婷萧双手握住沫千远的手,悲痛交加地说道:「小远,萧姨求你个事。」

  沫千远倍感惊讶,回道:「萧姨请说,只要小远能够办到的,我定会竭尽全
力帮你。」

  「百谷修真派向来与妖族为敌,妖族无不畏惧三分,如今我侄儿蓝锋被万妖
宗追杀,天下已没有容身之所,而你叔叔是百谷修真派的长老,能不能请他收留
蓝锋。」

  沫千远不加思索,回道:「没问题的,萧姨,我这还有顾长英叔叔给我的百
谷腰牌,你放心好了,我这就去追蓝锋兄。」

  「多谢小远,此去你也要多加小心。」蓝婷萧擦去流之不尽的泪水。

  方浩然也在场,闻言说道:「我也去,路上好有个照应。」

  二人在玄羽宗城外追上了蓝锋,沫千远将萧姨的建议说了一番,蓝锋自是感
激不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段恩怨日后再报,三人一同踏上了前往百
谷修真派的路程。

  百谷修真派离玄羽宗不算太远,约莫百余里地,骑着灭蒙鸟也就半天的路程,
期间并没有遇到妖族伏击。只因万妖宗根本不识蓝锋是何等角色,灭了云倾宗便
再无逗留。

  只是想入得百谷修真派,先要走过山峰中蜿蜒而上的三千阶梯,才能入得主
峰。三人足足走了个把时辰,才见到一座白雾缭绕的巨大石牌坊,上面刻着五个
醒目的大字「百谷修真派」。

  未待他们近前,立刻便有俩名白袍弟子走上前来,远远问道:「尔等何人!
来我百谷修真派所为何事!」

  蓝锋回道:「在下蓝锋,想要拜入百谷修真派门下,还请师兄引我觐见管事
长老。」

  由于经常有修仙者想要拜入门下,看门的弟子早已见惯不惯,「那儿来的山
野村夫,我百谷修真派岂是想入就入的,识相的赶紧速速离去。」

  沫千远指着蓝锋说道:「他——」

  「他什么他,还不快滚,非我要骂人才行吗?」

  「我——」

  「我什么我,再不走,可别怪我将你们打下山崖。」

  沫千远不再说话,区区一个看门弟子实在太过狂妄,便拿出顾长英给的白玉
腰牌,一步步走上前去,看他还敢不敢这么放肆。

  「小子!竟还敢上前,擅闯我百谷修真派只有死路一条!」言罢欲抽剑迎敌。

  忽然巨大的石牌坊上飘下一名青年白衣男子,他挡在拔剑的弟子身前,彬彬
有礼地说道:「不好意思,我这师弟脑子有点糊涂,不明白刚才在说的什么,哦,
他患有一种病,先天失心疯,对,就是这病,你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闻言沫千远想笑,但又不敢失礼于人。

  白衣男子见气氛缓和不少,对旁边一位弟子说道:「你二狗子师兄已病入膏
肓,再不吃药,怕是性命堪忧。」

  「二狗子师兄,走吧,咱们回去。」

  「你才失心疯,你们全家都失心疯!还有我不叫二狗子,我叫范并!」

  「嗯,犯病,走吧,实在不好意思,他得赶紧回家吃药才行,各位兄台勿要
见怪。在下杜温纶,不知各位前来有何有要事。」

  沫千远三人行了一礼,只是药奴面无声息,一动不动杵立在蓝锋身后。

  「在下沫千远,此腰牌是我舅舅顾长英所赠,不知能否通会一声。」

  杜温纶接过腰牌看了看,「的确是顾长老的腰牌,若只是寻亲探故,我可带
你一人入内,其他人等只能在外等候,这是我百谷修真派的门规,还请各位兄台
见谅。」

  沫千远手掌伸向蓝锋说道:「这位是蓝锋兄,只因宗门惨遭万妖宗灭门,如
今想要拜入百谷修真派门下,不知能否让他和我一同去见顾长老。」

  闻言杜温纶满脸怒色:「竟有此等惨绝人寰之事!我百谷修真派向来与妖族
势不两立,蓝锋兄的仇,便是我百谷修真派的仇,在下这就带二位去见顾长老。」

  只要能够见到顾长英,入得百谷修真派的问题就应该不大,只是蓝锋止步不
前,回头看着药奴,又看了看方浩然。

  沫千远也知道,蓝锋入了百谷修真派,这药奴今后恐慌就不能再跟随他了。

  蓝锋拉着方浩然的手腕,走到一旁,小声附耳言谈,又交给他一袋东西,而
后阔步走向沫千远,头也不回,扬了扬手说道:「浩然兄,带着药奴回去吧,日
后有缘再见。」

  方浩然虽面无喜色,但得了筑基期巅峰的药奴,内心无比澎湃,拱手言道:
「沫千远,蓝锋,我先回玄羽宗了。」

  「告辞!」

  二人跟随杜温纶来到一处山谷,山谷中有一处洞府,洞府里建有一座红色木
屋,正是顾长英的私人修行之所。

  杜温纶在洞府外不敢近前,对沫千远拱手说道:「顾长老此时就在屋内,在
下在外等候,就不陪二位进去了。」

  沫千远大步走上前去,喊道:「侄儿沫千远前来拜见舅舅!」

  话音未落,一袭黑衣的顾长英从屋内飞跃而来,稳稳落至沫千远跟前,笑着
说道:「果真是小远,嗯,数月不见,修为又长进不少,快耍几套招式,舅舅替
你好指点一二。」

  「舅舅,我此番前来是有事情求助于你。」

  「什么事,你尽管开口,是不是没灵石了,舅舅我再给你些。」

  「不是的,这位是萧姨的侄儿蓝锋,想要拜入百谷修真派,不知舅舅有没有
办法……」

  顾长英一心看着侄儿,都忘了一旁还站有一人,这才扫了他一眼,回道:
「我派一般不收外人弟子,嗯,这小子有五阶精纯阳元,还算不错,此事我做主
了。」

  「杜温纶!」顾长英朝远处的杜温纶扫了眼。

  「弟子在!」

  「带他去见吴长老,就说是我顾长英亲自招的弟子,蓝锋从此为我百谷修真
派门下,再给他选一处修行的风水宝地。」

  「弟子遵命,蓝锋兄,请随我来。」

  「多谢顾长老,多谢沫千远。」蓝锋施了一礼,之后随杜温纶而去。

  沫千远看着蓝锋远去的背影,心里宽慰了许多,但愿他今后能够成长起来,
毕竟他是云倾宗唯一的血脉。

  顾长英笑道:「小远,你是不是也想入百谷修真派?」

  「没有,我是玄羽宗的人,不打算入其他任何门派。」沫千远坚定回道,没
有丝毫犹豫。

  「如此最好,因为百谷修真派即将迎来一场腥风血雨,你最好不要参与其中。」

  百谷修真派的事,沫千远自然是不想关心,只是好不容易来此一趟,便想见
见自己的亲生母亲,问道:「我母亲在何处,能不能见上一面。」

  「真不巧,你母亲顾卿仙数月之前突破到了炼虚境,此时正在闭关修炼,怕
是无法相见。」

  「这样啊……那没事了,我就先回玄羽宗吧。」沫千远心里有些失落。

  「这就要回去吗,不多陪陪舅舅?」

  蓝婷萧一人在家,她又不会照顾自己,阳九昨夜一直未归,再加上云倾宗覆
灭,真怕她的内心会承受不住,既然见不到生母,便想快些回去照顾养母。

  「不了,舅舅,我家中还有些事情,需要早些回去。」

  「好吧,舅舅也不强留你,这儿有枚聚灵丹,你且拿去,也好快些达到炼气
巅峰,不然落后你同门师兄弟太多,可是会遭到欺负的。」

  「这……似乎太过贵重了些。」

  「还有一张蛛网紫电符,电属性的符箓,威力强大,符箓只能使用一次,遇
到强敌之时可以保命用,一并都拿着吧,这声舅舅也不能让你白叫。」

  如今方浩然有药奴相助,柳笙香和郁菱芳都只差百年异果便可进阶筑基期,
和这三人比较起来,自己确实弱了些。

  「那我就收下了,谢过舅舅。」沫千远也不多礼,将聚灵丹和蛛网紫电符收
入空间袋中。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