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仙侠艳谭】第12~13章(无绿长篇、母女齐飞)

第一文学城 2023-03-19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七分醉编辑:@ybx8
字数:10330 作者:七分醉 2020年12月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12章媚儿夫人

字数:10330

作者:七分醉
2020年12月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12章媚儿夫人

  与此同时,韦云也出手了,左手的鸟笼忽然消失不见,掌心出现一团黑色旋
风,滴溜溜旋转着,然后朝于老大的巨掌迎去!

  「嘭!」

  一声巨响传来,两人手掌相交的地方产生了剧烈的劲气爆破声,一股无形的
力量朝周围扩散开来,周围的家丁纷纷倒飞出去,有的撞倒了假山,有的跌入树
丛中,有的落入水池里,一个个惨叫连连,重伤吐血。

  他们都只是凡人,一个筑基的也无,自然承受不住一个筑基圆满和一个金丹
修士过招过产生的冲击波。

  韦云「噔噔噔」倒退数步,每一步都在原地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地面的青
石都陷了下去,暴起粉末。

  他暗暗心惊,金丹修士果然不凡,只是随手一击,就将他震得浑身气血翻滚,
身上的真气都停滞了运转,一时间浑身发麻,连忙运转心法,加快恢复。

  「什么东西?」于老大感到对方手中的黑色旋风缠绕在自己手掌上,并且还
产生一股强劲的吸力,在吞噬他的血肉,登时吓了一跳。

  「哧!」于老大当机立断,右手成掌刀,将左手齐腕削断!

  血花飞溅,肥大的手掌并未落在地上,而是被一团黑色龙卷风给吞噬了。

  韦云把手一招,乾坤袖神通所化的龙卷风收入左手,真气立刻恢复运转。

  「小贼,断腕之仇,誓不罢休,纳命来!」

  于老大用衣袖裹住左臂伤口,愤怒低吼一声,两眼充血,右手化作一只蒲扇
大的巨掌,朝韦云当胸印去!

  与此同时,一只血红的巨掌出现在韦云头上,朝他当头落下。

  韦云急忙抽身后退,于老大的巨掌朝胸口追拍而去,头顶的真气巨掌也仿佛
长了眼一般,随着韦云身形移动而移动。

  以韦云的实力,最多只能接住对方一掌,另一掌可就没办法了,要么承受头
顶那只,要么承受胸前那只。

  关键时刻,他当机立断,放弃了理会头顶的真气巨掌,左手施展乾坤袖神通,
右手按在左手手背,朝于老大的实体巨掌迎了上去!

  眼看头顶的巨掌就要往韦云头顶落下,却在此刻,一声鹰鸣响彻云霄!

  一头披着金色羽毛的巨大金翅大雕从天而降,只见它双翅一振,分别从两只
翅膀中飞出一团金风,两团金风在半途中汇合到一处,形成一股强劲的金色旋风,
朝下方快速席卷而去!

  「哧!」

  金风后发先至,击打在韦云头顶的掌影之上,登时发出一声爆破,两相消失
无形。

  同一时间,于老大和韦云的手掌对在一起,于老大刚吃过亏,不愿让韦云的
龙卷黑风沾上他手,一沾即退,但也因此力有未逮,浑身的力量只能使出一半。
与韦云半斤八两,谁也占不到便宜。

  「小金,你总算来了,小爷我差点要交代在这里!」韦云大喜,收手后退,
「干掉这个死胖子!」

  金翅大雕一声鸣叫,朝于老大飞扑而去!

  金翅大雕气势惊人,而且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分明有金丹巅峰圆满的实力,
于老大吓得惨无人色,可眼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于老大的掌功也是一门小神通,名为「血手印」,一旦拍中对方身体,不出
一时三刻便要全身溃烂而亡。

  他当下以重伤之身施展「血手印」,化出真气巨掌迎战金雕。金雕却只是一
爪就抓碎了他的真气巨掌,紧接着铁喙往于老大当头啄去。

  于老大挥手去挡,「噗哧」一声,掌心被铁喙穿透,他发出一声惨叫,全力
震开金雕,往后退去。

  此时一团黑色龙卷风当空落下,将于老大整个人裹了进去,在这团黑风中,
他整个人悬浮起来,血肉横飞,开始解体。

  随着一声声惨叫落下,于老大的肥胖身形消失在黑风之中。

  韦云收了神通。

  却在此刻,他感到从「乾坤袖」神通中涌出一股磅礴的精气,都往韦云体内
冲去。

  韦云稍一思量,立刻明白,这是因为乾坤袖神通吸收了太多精血,已然修至
了他目前境界所能修炼的极限,一旦超出这个限度,乾坤袖便无法再吸收,吞噬
进去的多余精气将会回馈到他这个主人体内。

  于老大作为一个金丹修士,体内精气十分庞大,尽管被乾坤袖神通吸收了一
半,但余下的一半也足够韦云消化一阵了。

  他将这些精气引入下丹田炼化,才入丹田,他便感到浑身一震,心中有种明
悟,知道用不了几日,就可突破壁垒,进入金丹境界。

  金雕落在韦云身旁,收起翅膀,仰头长鸣。

  此时那些家丁早吓得亡魂皆冒,全都忙不迭逃离了宅邸。

  「啊……我要……啊……我好想要啊……谁来帮帮我……」

  韦云转头望向厅堂,里面的太师椅上正绑着一个美妇,挺着大肚子,胸前一
对肥美的奶子,两腿上裹着肉色丝袜,大腿之间裂开一条肉缝,里面淫水潺潺。

  韦云三两步走了过去,将美妇四肢的绳索震断,美妇得了自由,当即朝韦云
扑去,抱着他的身体,如淫兽一般磨蹭起来,两手探向他的裆部,一下子抓到一
条粗长的大肉棍。

  此时韦云青袍下穿的是一条开档长裤,美妇只是掀起他的下袍,便将那条大
肉棍握在手中,美妇两眼泛起欲火之光,捉住这条半软的肉棍,张口含住龟头,
贪婪地吮吸起来。

  「想必是中了什么淫药吧。」

  韦云稍稍一看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当下一手按在美妇螓首,施展青木真气,
青色气流灌入美妇的体内,驱散着她体内的淫毒。

  美妇正不住舔弄韦云的大肉棍,以至于韦云心境受到影响,好在只是凡间淫
毒,不是药王宗炼制出来的药物,而《药王经》专门擅长治愈和祛毒,很快便将
美妇体内的淫毒驱散。

  此时的美妇正忙着将韦云的大肉棍迎接入体内,韦云本来在梳理她体内紊乱
的气血,忽然间感到大老二触碰到一团嫩肉,他吓了一跳,忙收回双手,以免自
身真气紊乱而走火。

  垂眼看去,就见美妇正坐在太师椅上,两手抓着他的大肉棍往自己两腿之间
送,大龟头抵住两瓣湿润而肥美的肉唇,这上面是如此的嫩滑湿润,稍稍一滑就
挤开肉缝,滑入了她肉洞里面。

  「嘶……」韦云感到浑身一个激灵,此情此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先爽完
再说。

  「对不住了。」韦云抱起美妇的白嫩肉体,一手托着她的肥美屁股蛋,一手
按着她的粉背,然后一下下将肉棍送入她肉洞之中。

  「啊……好棒……好大呀……」美妇发出一声浪吟,表情满足地看着眼前的
少年,她的眼神已然恢复清明。

  韦云轻轻挺动肉棍,一边操干她湿润的肉洞,一边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夫人,感觉好些了么?」

  「嗯……嗯……多谢少侠……啊……」媚儿夫人此时满脸红晕,实际上她刚
才就已经恢复了,只是忽然发现自己淫荡至此,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自处,她知道
整件事的过程,尽管迷迷糊糊,其实对周遭的事还是清楚的。

  自己如同荡妇淫娃一般,一旦让人瞧见,就没脸活下去了,更何况她还不是
普通人,而是金陵城张大人的平妻。她本能地想继续装下去,让眼前的少年觉得
她是身不由己,然而在两人四目相对的一刻,什么都藏不住。

  韦云看出美妇眼中充满欲火,即使没了淫毒的影响,也很想发泄一番,他自
己也不是什么柳下惠,美人在怀,哪有不上的道理。

  当下干柴烈火,展开一阵激烈的肉体交欢。

  由于媚儿夫人挺着大肚子,韦云以抱着她的体位,并不能将整根肉棍插进去,
稍有些不够尽兴,便将她放在厅内的一张半人高的枣木桌子上。

  媚儿夫人眼神火热地看着身前的少年,忽然,少年一个用力,她立刻瞪大双
眼,浑身剧烈一颤,她感到自己的肉洞几乎被一根烧红的铁棍洞穿了,少年的这
根大肉棍是如此的滚烫、粗长、坚硬、有力,随着他的大力捅刺,媚儿夫人只感
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穿透,下体已经生过一个孩子的肉洞本来够宽敞的,而且还
有弹性,可还是感到被大大撑开,湿滑的阴道嫩肉与对方的肉棍剧烈摩擦,对方
的龟头早已穿过花心,朝她那肉洞的最深处插去!

  「啊……好大……又长又热……啊啊啊……要被你干死了……天呐……啊啊
啊……不……不要……」媚儿夫人娇躯连连颤抖,大股大股的淫水如水漫金山一
般,从子宫深处分泌出来,难言的刺激感传遍她全身,仿佛灵魂都要爽飞出去的
感觉。

  但她必须制止少年插穿她的肉洞,因为她还怀着孕呢。

  韦云也心知这点,每次插入她子宫口的时候就往回抽,两手捉着美妇的一双
肉色丝袜美腿,下体快速抽送,大鸡巴在美妇的肉洞里面狠狠操干,龟头挤开肉
唇和阴道嫩肉,撞击在花心上面,感受着美妇淫水的滚烫,还有她花心嫩肉与龟
头摩擦的刺激感,很快就有了射意。

  韦云生怕一个激动,不小心插入她子宫里,把美妇的孩子干掉,于是拔出肉
棍,这一瞬间,媚儿夫人娇躯剧烈颤动,肉缝之间喷出大量淫水,尿道口泄出大
股的尿液,小穴上下两个肉洞一起喷水,壮观之极。

  韦云握住媚儿夫人的两只肉丝玉足,轻轻嗅着上面的脚香味,说着:「夫人,
你怎么尿成这样?」

  媚儿夫人娇躯抽搐着,道:「啊……我……啊……你……少侠……你太会玩
了……人家骨头都要散架了……啊……人家的下面都已经……已经……啊……」

  韦云舔了舔美妇的肉丝玉足,然后将她的一对玉足放在自己下体,夹住自己
的大肉棍,轻轻耸动起来。

  美妇的玉足倒也十分香嫩柔软,加上丝袜的触感,干起来格外舒适,媚儿夫
人也乐得帮他足交,她已经被韦云的神勇所吓到了,方才她已经高潮迭起,不堪
征伐,这要是再干下去,非得出事不可,她可还怀着孕呢。

  媚儿夫人主动滑动玉足,帮韦云足交,媚儿夫人便放开双手去揉弄她的奶子,
这对奶子可能是由于怀孕的关系,变得十分硕大,柔软白嫩,玩起来极富弹性,
韦云低下头去,舔吮着美妇的大奶子,感受着美妇的玉足灵巧的滑弄,不多时射
意再次袭来。

  韦云连忙直起身,捉着美妇的肉丝玉足用力操干了几下,然后射出一股股精
液,大半落在她的丝袜肉脚上面,小半飞射出去,落在美妇的湿滑小穴、鼓起的
肚皮,以及肥硕的双乳,还有娇美的脸蛋上面,就连樱唇上都落了几滴。

  美妇伸出一条嫩舌,轻轻舔去自己嘴唇上的精液,这个姿势妩媚动人,把韦
云看得一呆,他把美妇从桌上抱了下来,把她的螓首按了下去。

  「夫人,拜托了。」

  「嗯……」

  媚儿夫人俏脸微红,蹲在少年的身前,一手托着他的卵蛋,一手握着他的肉
棍,然后伸出一条粉嫩的香舌,先在韦云的尿眼上舔了舔,把上面的精液吸入口
中,又把龟头和肉棍上的精液、淫水的混合物吃了,随后含住他那鹅蛋大的龟头
轻轻吞吐。

  韦云感到美妇的呼吸逐渐粗重,他体贴地问:「夫人,要不要再来一场?」

  媚儿夫人樱唇微动,嘴里滑出他的龟头,羞红了脸,道:「不、不了……少
侠。」实际上她确实想再来一场,刚才的一番交合,韦云的大肉棍是如此的合她
心意,次次几乎都抽插入心,她已然为之着迷。

  她站起身,说道:「此次多谢少侠的搭救之恩,大恩大德,奴家无以为报…
…嗯……若是少侠以后想……想那个了……可来找奴家。」她倒不全是为了报恩,
大半是因为刚才的一番交欢实在太刺激了,她还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激烈的高潮,
甚至平时极少能达到高潮,眼下这个少年郎一身正气,本领高强,又有让她几乎
要灵魂出窍的刺激感,心中对他的感觉是无比欢喜的。

  「在下倒是不常来金陵,有空定上门找夫人欢好一番。」他这话当然只是说
说,他如今身为仙门修士,对这种凡间女子已经兴趣不大,现在不过是逢场作戏,
既然遇上了,顺手玩玩也是极好的。

  两人都穿好衣服。

  韦云走出门,媚儿夫人跟在他身旁。

  金雕守在门口,朝韦云发出一声鸣叫。

  「在下先送你回去。」

  媚儿夫人却红着脸道:「我、我想先梳洗一番。」

  韦云闻言恍然,以她现在的模样,身上还散发着欢好过后的气息,回去后谁
都能看出来她经历了什么。

  当下,媚儿夫人在宅邸里头梳洗起来,韦云等了许久,才见到一个漂亮的孕
妇款步而出,真如出水芙蓉一般。

  韦云带着媚儿夫人,不多时来到城北张大人的府邸,将人送到张大人面前。

  张大人见了完好无损的媚儿夫人,自是一阵欢喜,嘘寒问暖,同时将许诺过
的符钱送到韦云手中。

  韦云拿了这两张二品符钱,转身离去。

  他此行已经圆满,而且还有了突破的征兆,得赶紧回药王山准备一番,以免
出什么意外,突破境界乃是大事,马虎不得。

  「回去了!」

  走出府邸,韦云骑上金雕,金雕冲天而起,朝药王宗飞去。

               第13章内门

  到了宗门正门,韦云从金雕背上下来,上前见过守门弟子,守门弟子确认了
他的身份,才让他进去。

  韦云回到洞府,让金雕守在门口,正要闭关的时候,忽然想起莫秀云师姐经
常会上门,便又起身出了门,来到莫秀云的洞府门口,敲门之后,莫秀云打开门,
见了他,脸上露出不开心的表情。

  「师弟,你两日你去哪儿了?怎么见不到你人。」

  「啊,下山走了一趟。师姐,我这几天要……」

  莫秀云忽然大哭起来:「师弟,我失恋了!」

  韦云怔了怔:「失……失恋?」这唱的是哪出?

  莫秀云抹着泪水,道:「前日晚上,我和无忧师兄去后山看花,我正打算更
进一步的时候,无忧师兄却说发展太快了,需要考虑考虑,他分明就是瞧不上我
……呜呜……」

  韦云听了一阵无语,白无忧还真跟她约会了?这秀云师姐有两下啊,人家可
是真传弟子,宗门内对他芳心暗许的女弟子应该不少吧。

  韦云忙道:「师姐,人家无忧师兄说的没错,感情这种事的确要一步步来。
可以从牵手和亲吻开始……」

  莫秀云转忧为喜,道:「你是说无忧师兄并非瞧不上我?」

  「那是自然,师姐何等绝色,我看了都流口水,无忧师兄想必也不例外的。」

  「从牵手和亲吻开始?」

  「不错。」

  「好,那我今天再去约他。」

  韦云忙道:「师姐,这几日我要闭关清修,不要打扰我啊。」

  「放心,师姐我没空打扰你!」莫秀云说完就转身离去。

  韦云这才放心,让金雕守住洞门,然后进入洞府,闭了门户,进入卧房。

  韦云闭目养神,静坐调息,须臾间进入状态,开始运转功法,引导真气,攒
簇五行,和合四象,朝金丹境界进军。

  此时韦云体内有五股真气,一股是《吞日大法》修炼而来的太阳真气,一股
是玉佩功法修炼而来的太阴真气,一股是《药王经》修炼而来的青木真气,还有
一股是《阴阳双修功》修炼而来的阴阳真气,还有一股是修炼《乾坤袖》神通所
得的真气。

  其中任何一股真气都可用于修炼金丹,韦云自然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玉佩功
法,将太阴真气按照功法路线运转,在体内进行大周天循环,磅礴真气如海潮一
般不断积累壮大,冲入下丹田,然后以螺旋轨迹运转,好像龙卷风一般,要冲开
太虚,在丹田核心的位置开辟玄关,凝聚金丹。

  ……

  夜晚,一轮残月照在药王山,后山的花草泛起点点微光,十分炫目,阵阵泥
土的芬芳扑鼻而来。

  莫秀云手提长剑,站在一棵高大的山茶花树下,左顾右盼,芳心不住跳动。

  好一会儿,才见到一个挺拔的身影从远处山道而来,速度极快,身后拉出一
连串残影。

  走近之后,莫秀云定睛一看,登时大喜,来的正是药王宗十大真传弟子之一
的白无忧。

  「无忧师兄……」她惊喜喊道。

  白无忧身材挺拔,一身青袍,背负长剑,英俊的脸蛋十分高冷,他来到莫秀
云身前站定,尴尬地咳了一声,道:「师妹,晚上好。」

  莫秀云一脸娇羞地道:「师兄,人家留给你的字条……你看了么?」

  白无忧点点头,淡淡道:「师妹,你的心意,我都知晓,只是……」

  「只是什么?」莫秀云担心地问。

  白无忧握了握掌心,有些紧张地道:「我自幼修炼,而今已有二十余载,对
于男女感情这种事……没什么概念,无丝毫心理准备,不想能得师妹错爱……我、
我……」

  不得不说,白无忧得宗门全力栽培,连药老人都对他报以极高的期望,他也
一心修行,在男女之事上,确实没怎么上心,平日也有不少女弟子对他眉目传情,
芳心暗许,只是从来没人如莫秀云这般直接大胆。

  以往白无忧对于那些女子都抱着爱理不理的心态,现在莫秀云强势进攻,他
却有些招架不住,不知该来还是不该来,想了许久,为免影响修行,他不得不应
邀而来,打算把话讲清楚,但他在这方面纯属白痴,一看见莫秀云娇美的脸蛋,
热情的态度,本来准备好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莫秀云一把握住白无忧的手,含情脉脉地道:「师兄,我们可以从牵手开始
……」

  「不、不是这个意思……」白无忧后退一步,脚下踩中一堆枯枝,发出脆响,
「我的意思是……师妹,你修为尚浅,此刻当勤修苦练,而非,而非……」

  「师兄,修炼和谈情说爱并不相悖呀,咱们宗门不是有双修功法么?」

  「双、双修?你在说什么啊……」白无忧一听,脸都红了。

  莫秀云委屈地道:「莫非师兄是嫌弃我修为太浅么?」

  「我没有……」

  莫秀云眼睛红红的:「那师兄是觉得我只是个外门弟子,配不上你么?」

  「这……」

  「你就是嫌弃我!难道爱一个人就这么难吗?呜呜……」莫秀云悲愤地喊了
一句,然后一手捂着俏脸,一边抹泪,一边小跑着离去。

  「师妹、师妹……唉!」白无忧喊了几句,然后一跺脚,身形闪动之间离开
了。

  ……

  洞府内,韦云一遍遍将太阴真气在下丹田凝聚,每次凝聚到极限,就将突破
的时候,忽然下体尘根勃起,一股欲火涌了过去,不但分去了韦云的真气,还让
他分散了心神,影响他的心境。

  良久,韦云收功,睁开眼,仔细思量许久,方才明白过来,按理说自己的积
累已经足够了,但修炼了一整天也未能突破,这分明是《阴阳双修功》在影响和
干扰自己,以至于未能竟全功!

  「莫非修炼了《阴阳双修功》之后,就不能突破至金丹境界了么?这可怎么
办才好……田光,我被你害惨了!」

  韦云脸色难看地站起身,走出洞府,朝宗门内的交易广场而去。

  广场上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韦云徘徊许久,才见到一个獐头鼠目的外门弟
子走过来,一脸元气亏损的样子。

  韦云连忙上前,一把揪住他胸前的衣服,说道:「师兄,我可被你害惨了!」

  此人正是田光,刚去樱花教嫖完一次,才从山下回来,打算再想办法弄点符
钱,好继续下山爽上一爽。

  田光见到韦云,登时一惊,道:「师弟,有话好说,先把手放开。」

  韦云放开他,怒道:「师兄,你那功法害得我无法破境入金丹,你怎么解释?」

  田光「啊」的一声,道:「不想师弟你修炼速度如此之快么,这就开始冲击
金丹境界了?」

  「废话少说,你得把符钱还我!」

  田光摊出两手,空空如也,道:「要钱肯定没有,师弟,我也没说那功法不
影响破境啊,你又不早说,早说要破境的话,师兄我就不卖给你了。」

  「你……你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走!咱们见宗主去!」韦云看着他一脸赖皮
的模样,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田光苦着脸道:「师弟,我当时也是急用钱!我自己不也是如此么,一辈子
都无法迈入金丹境界,在师门混了十几年,也只能做个外门弟子,只得在宗门混
日子了,话又说回来了,咱也不求什么飞升成仙,平日积累些符钱,偶尔去樱花
教爽爽,再在金陵城养几房美人,还可生儿育女,不也美哉?」

  韦云真想把他的舌头给割了,他觉得美哉,韦云也不认为,如若不能提升修
为,无法长生不老,谈什么逍遥自在?如今只是筑基圆满,虽说也有两百岁的寿
元,但两百年之后呢?

  再说修真界多争斗,哪天运头不好,被仇家打杀了,又或被妖魔给生吞了,
那都是有可能的,唯有强大的实力才能立足于修真界,而实力则来自境界的高低。

  韦云按着他的肩膀,认真道:「师兄,帮帮忙,你再好好想想,有没有可能
让破境不受此功法影响?」

  田光说道:「当然有。」

  「快说!」

  田光道:「别急啊,师弟……关于这个问题,师兄我也琢磨了许多年,后来
发现只有一个办法,必须找到两门功法,一门极阴,一门极阳,同时修炼太阴太
阳之气,配合阴阳双修功法,三者达成平衡,便可顺利突破……只是,这世间哪
里去找这等绝世功法,而且极阳和极阴都必须有,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韦云闻言,心中一动,有道理!

  他放开田光,转身离去。

  如果说别人根本不可能拥有极阳和极阴两种功法,但他韦云却不同,刚好两
者都有,水红瑶所传的《吞日大法》属极阳,玉佩中的功法属极阴,此两者结合
在一起,正是相得益彰!

  韦云在后山找了一个高处,站在大石上,顶着春日的阳光,开始修炼《吞日
大法》。这门功法他在最初修炼了一番,至今没有修炼过,因此体内的太阳真气
不足以与太阴真气媲美,全靠自身元阳才能得以壮大。

  而要破境入金丹,必须让这两门功法都修炼到同等地步才行,以免一方过于
强盛,而导致破坏平衡,走火入魔还是轻的,经脉爆裂而亡也是有可能的。

  由于韦云体质特殊,修炼《吞日大法》的效率极高,几日下来,这门功法就
已经提升到与玉佩功法同样的高度,都已经到了韦云目前修为所能够提升的极限。

  韦云从大石上翻身而起,展开轻身功夫朝洞府飞奔而去。

  进入洞府,让金雕守在门口,韦云开始闭关苦修。

  这一次,韦云同时运转《吞日大法》和玉佩功法,两股真气形成两条长龙,
一条金色,一条紫色,同时落入下丹田,两条真气长龙咆哮着相互缠绕在一起,
好像紫金双色的麻花一般,这个时候,《阴阳双修功》的真气也蠢蠢欲动,加入
了进来,这一次却不再破坏下丹田的平衡,而是在强化这两门功法!

  在《阴阳双修功》的作用下,紫金二色两条长龙好像交合一般,在韦云的下
丹田疯狂缠绕旋转,体内响起阵阵清音,体外则青袍鼓胀,头发无风自动,朝周
围飞扬。

  「还不够。」

  韦云感到体内的真气量还差一些,当下从乾坤袖中取出一张符钱捏碎,立刻
从中涌出一股真气,通过手心钻入他体内,补充消耗。

  不知过了多久,下丹田发出一声仙音一般的清响,内视望去,只见两条长龙
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枚紫金双色的大丹,约有拇指大小,泛着淡淡的紫金
二色光晕,给全身带来阵阵暖意,无时不刻都在给韦云提供力量。

  金丹……成了!

  一般人的金丹是由一门功法修炼而成,所成的金丹提供的真气——此时应该
称之为法力了,提供的法力即是功法的属性,比如《药王经》所修炼而成的金丹
属于木属性,为少阳之气,主生机和治愈,还有毒素和吞噬,《乾坤袖》神通正
是在《药王经》大成之后,功法创始人根据青木法力的毒素和吞噬的特性,所创
造出来的一门极具破坏性的神通。

  而韦云所结出来的金丹同时具有两门功法的属性,阴阳齐备,可以互相转换。

  世间功法虽多,有高下优劣之分,太阴太阳功法属于绝世级别,所成的金丹
自然也品质极高,阴阳齐备,更是凌驾于单一五行之上,跟五行俱全是一样的。

  韦云意念稍动,金丹登时吐出一股法力,成紫金二色,又一分为二,如灵蛇
一般,各自缠绕在他两条手臂上,双手登时感到有无穷力量,两掌稍稍合拢,就
响起一股爆破声,周围的空气都微微荡漾起来。

  金丹再一吞吐,两股法力各落在双足之上,左脚浮现一枚小小的金日,右脚
出现一轮淡淡的紫月,整个人便悬浮起来。

  金丹一成,便可借助功法、法术,或者神通,或者法器,进行凌空飞渡,出
入青冥了。此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金丹可以源源不断地给主人提供法力,只要
不过快透支即可,修炼一番又可恢复。

  那金陵三雄里的于老大本来也有这等能力,只是他实在运气太背,首先正在
淫玩女人,身上什么法器也没带,再者被韦云的乾坤袖所偷袭,先就受了重伤,
实力大打折扣,之后又被金雕碾压,故而以悲催收场。

  金丹一成,就可以直接晋升为内门弟子。成为内门弟子后,所享受的待遇就
大大不同了。首先衣服样式又了改变,还有代表内门弟子身份的宗门玉牌,每七
天领取的辟谷丹改为了每个月可领取一张二品符钱,因为修成金丹之后,就已经
有了餐风饮露的辟谷能力,无须再服食辟谷丹了。

  韦云迫不及待地走出洞府,金雕本来在打瞌睡,此时见到韦云出来,立刻发
出欢快的鸣叫,这意味着它任务完成,可以去自由捕食了。

  「去吧。」韦云摆摆手。

  金雕立刻振翅而起,冲向天际。

  此时韦云修为大增,一步跨出就是一丈多的距离,快速朝修行大殿而去,白
术长老负责的是弟子修行,同时也拥有晋升弟子身份的权力。

  「来此何事?」

  大殿内有许多执事弟子,个个白须飘飘,年岁都不小了,大都是些修炼多年,
已经没什么提升的弟子,被宗门安排在各处担任执事,处理各方面的职务。

  别的执事弟子那里或多或少都有些弟子光顾,只有负责晋升内门弟子的白须
老者那里空无一人。

  韦云径直走过去,也不说话,只是默运功法,立刻两脚离地而起,悬浮在半
空中。

  「金丹?」

  这老者眼睛一亮,道:「敢问师弟名讳?」

  「韦云。」

  「师弟请稍等,待我奏明白术长老,便给你提升身份。」

  「有劳师兄。」

  老者取出一枚青色玉牌,往里面打入一团青光,不一会儿玉牌震动了一下,
老者就道:「可以了,白术长老已经知晓并同意,我这就给你登记身份,发下玉
牌和衣物。」

  韦云并不急,站在一旁静等。

  不一会儿,老者满脸堆笑,脸上一条条深深的皱纹,他笑道:「恭喜师弟成
为我药王宗内门弟子!」

  他从手腕上的储物手镯里面取出十几套衣物,上面夹着一枚青色玉牌,一齐
递了过来。

  「多谢师兄。」

  韦云接过东西,正要离去。

  老者又道:「对了,师弟,成为内门弟子后,你可去藏经阁领取《药王经》
第二卷。」

  韦云笑道:「多谢师兄提醒。」

  他翻看了一下青玉牌,正面刻着「药王」二字,背面刻着「内门」二字。这
东西除了证明身份之外,还是一件带有禁制的法器,可用来千里传音,只要上面
留下另一人的玉牌印记,就可将声音传至对方玉牌上,让对方听见。

  他拿着玉牌,不多时就来到藏经阁,门口的大石上坐着一个执事老者,正在
闭目养神。

  韦云拿出青玉牌递到他面前,老者睁开眼,确认了他的身份,就道:「可是
来领取《药王经》第二卷的?」

  「正是。」

  「请师弟稍等。」

  「有劳师兄。」

  老者起身进入藏经阁,却是去取经卷了。即便是执事弟子,也不能随便动里
面的东西,都设置了禁制,一旦触动,宗主和四大长老就会知晓,他必须先申请
长老得其同意,才能提取。

  韦云等了片刻,就见老者再次出来,手中拿着一枚青色玉简,递过来。

  「师弟请即刻用掉,不可落入他人之手。」

  「好。」

  韦云接过玉简,用念头探入其中,就有一道青光从中飞出,落入眉心,玉简
登时化作石粉,随风吹走。

  得了《药王经》第二卷,韦云这才离开,回到洞府。

           ————————————

  虽然说七哥每天都手痒,不写文就浑身难受,但还好能改掉每天上传的毛病
…三天一更挺好,把刷屏的机会留给别的作者,嗯,就是这样…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