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谁的大学不淫荡?】(29)(校园,乱伦,后宫,青春)

第一文学城 2024-05-23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733编辑:@ybx8
作者: 733 2022/08/08发表于:sis001 字数:5,439 字                 (29)




作者: 733
2022/08/08发表于:sis001
字数:5,439 字


                (29)

  已更新到58 章。没办法,我只能先回宿舍了,但愿雅翎不会出什么事才好,
但是我的右眼皮一直在跳,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回到宿舍就看到老幺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感觉像一只脚已经迈进的鬼门关
似的,嘴里吊着个吸管,胸口放着一袋黑不溜秋的东西。

  「老幺这是怎么了?要牺牲了啊」我好奇的问了问。

  老大摇了摇头,「太残忍了,又是七次!」

  「啊?我操!老幺你还挺得住吗?这导员是黑山老妖啊,专门吸少男精魄?」

  「不许你这么说导员,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老幺说话就像在说遗言似的无力,
赶紧又叼起吸管吸了起来。

  「你吸的什么玩意?黑玉断续膏?」

  老大叹了口气「老四妈妈給邮的保健茶」

  「我操,那怎么黑不拉几的」

  「因为泡的浓啊,里面全是茶叶」

  真是他妈的人才啊,我感觉这个皮球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泄气的皮球了,这
样下去他会不会连大一都过不去了,我忽然想到了我在山洞里捡到的心法。

  「老幺,我教你点心法吧,我在山洞里看到的,应该对你有用」

  「嗯?什么心法?」

  「锁阳术法」

  「什么?缩阳?那不是越练越小吗?你不是看到了什么葵花宝典了吧」

  「操,锁阳,不是缩阳,就是稳固精气,让你少射点」

  老大在一旁又叹了口气,「老三,你不是练了什么邪教吧,你可别把老幺給
练死了」

  「操,我真是在山里捡的,就狮峰山,咱们去野游那天」

  「你一晚上不见了,就是去练功了?你是不是被什么组织給绑架了?」

  「绑个几把,我就是掉坑里了,操,别打叉,老幺,来我給你念念」

  「真有用吗?」

  「死马当活马医吧」

  「操,我他妈又不是要死了」

  「你真的像要死了」

  「啊??那念吧,我听着」

  我把心法給他念了一遍,他默默的记了记,然后又叼起吸管吸了起来。

  我也回到床上躺了下去,试着給雅翎打了个电话,依旧是关机,到底出什么
事了呢?

  躺了一会我的手机响了,我赶紧接了起来。

  「雅翎,你去哪啦!」

  「嗯?我是美子哦」

  「啊,啊对不起,呵呵」

  「雅翎是你的女朋友吗?」

  「嗯,对,不过她从昨天就一直关机,所以我有点担心」

  「可能是手机没电了?或者有其他什么事吧,毕竟是周末」

  「唉,但愿吧,怎么了找我有事吗?」

  「哦,你不是想和我学日语吗?我想喝咖啡了,但是没有钱」

  「啊,哈哈,好好,我请你去喝」

  「嗯,我去你楼下等你」

  「好的,一会见」

  老大看我这副德行又摇了摇头,「又一个好姑娘要被辜负了,可惜了」

  「操」

  我来到楼下,美子已经站在了那里了。

  「哇,你好快啊,你到底是不是鬼啊?」

  「哈哈,有我这么可爱的鬼吗?」

  「嗯……女鬼好像也不是都很可怕的啊,你要是鬼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
我二姨的三姑的舅舅的姥姥在那边过的还好吗?」

  「你好油嘴滑舌哦」

  「都这么说」

  「我是給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啊?那我要是不在的话,你不是白走来了?」

  「我相信你会在的」

  「为什么?」

  「呵呵,这次不是读心理,是靠直觉,我觉得我们挺有缘分的」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女孩,哪有不问清楚了先去对方楼下在打电话了,这种直
觉真的可靠么?我不知道,不过一个女孩会如此,那多半是因为对对方有些好感
吧?难道她也?

  「你是不是在想这个人会不会喜欢我」

  我操,她真的是鬼吧,这心理学是不是就是阴阳学啊?

  「美子,你们专业的是不是都是从那个地方来的?」

  「哪个地方?」

  「就是阴曹地府啊」

  「哈哈哈,你是说死人呆的地方吧,你猜呢」

  「不是,你也太可怕了啊」

  「所以呢,你觉得我喜欢你吗?告诉你哦,有一点,不过我真的是想喝咖啡
了」

  「哈哈,走吧,请你喝去,你的钱包还没找到呀」

  「嗯,多半是找不到了,补手续还要一段时间」

  「哦,那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来找我哦」

  「嗯,谢谢,你真的很温暖,让女孩有些心动的温暖」

  这话好耳熟啊,好像文妍也这么说过,我就是好心乐于助人一下,就温暖了?

  我们来到咖啡厅,点了2杯咖啡,然后找了个角落,坐了下去。

  「你心情又不好了吗?」

  「算不上吧,就是有点担心」

  「哦,那你干吗又坐在角落?」

  「不是要学日语吗?」

  「学日语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那也得看学的是什么」

  「嗯?你好奇怪哦」

  「哈哈,没什么,我们开始吧」

  「嗯,我先教你日语的发音吧」

  「那个先等等,先教我几句常用的话吧」

  「哦,也好,你想学什么?」

  「那个嗯嗯」,我想想A片里常见的发音,「一库是什么意思?」

  「嗯?什么一库啊」

  「咦?不是日语吗,我在日本电影里经常听到啊,就是那个特别的兴奋,特
别的激动的时候总说的,还经常重复」

  美子的眼神敏锐的打量了我一下,「你很坏哦」

  「啊?呵呵呵,我就是随便问问」

  「那种东西我才不会教你呢」

  我想假如和这么可爱的美子做爱的话,那么她才会教我A片里的词汇吧,不知
道美子的奶子大不大,下面粉不粉,唉,我怎么就改不掉我这个淫荡的毛病呢。

  「喂,你是不是在想一些不好的东西」

  「没,没,没有啊」

  「通常说话口吃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美子,你这样找不到男朋友的哦」

  「我的直觉告诉我,快了,好啦,老师要好好上课了,你别再捣乱了哦」

  「嗯,好的」

  时间过的很快,不是因为我多么想去学什么日语,虽然我的目的是想看A片不
用字幕,而是和美子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在一起,时间通常都是很快的,

  不一会天慢慢的有点变黄,已经是黄昏十分了,我们居然在咖啡厅里呆了几
个小时,而且我觉得我的嘴都快瓢了,不停的,啊一屋艾哦,读着日文字母的发
音。

  「哎呀不行了,学不下去了,太难了」

  「习惯了就好啦,发音通常都是最难的」

  「不应该啊,日文里面那么多的汉字,怎么发音区别这么大呢」

  「呵呵,其实日文里的汉字也不都是意思一样的」

  「可是我感觉差不多啊,有的话我都能看懂个大概」

  「嗯,大体上是差不多,不过也有区别,比如手纸,在日语就是信的意思,
那中文是什么,我就不用解释了吧」

  「哇,你们日本不是很有钱吗?居然拿手纸写信」

  「哎呀,只是意思上的区别,谁会拿手纸写信啊」

  「美子,将来你要是回到了日本,我会給你邮手纸的,至于是哪种手纸你猜
呢」

  「你这么坏,肯定不会是信,一定是上厕所用的手纸」

  「这次,你的直觉就错了,我想邮,嗯嗯,用过的手纸」

  「喂!!你好过份啊!!」

  「哈哈哈,我们走吧」

  美子举起小拳头想打我,我站起来跑了出去,美子追出来,还想打我,可是
她娇小的身材怎么可能追的到我呢,我故意的一会快一会慢的,让美子感觉能追
到可是又追不到。

  我们追逐嬉戏着,忽然美子的脚崴了一下,倒了下去,我吓的赶紧跑过去。

  「你没事吧,快让我看看」

  「嘶~好痛啊」

  我赶紧的检查了一下美子的脚踝,她穿着那种日式学生的小皮鞋,和可爱的
卡通袜子,我掀开袜子一看,我操,好白嫩的肌肤啊,这脚踝和美子一样的可爱。

  脚踝似乎有点微微的肿了,看不出来严不严重。

  「不行,得去医务室检查一下,来,我背你」

  「啊?不用了吧,过会应该就好了」

  「那怎么能行呢,多少也是因为我你才扭到了呀」说着,我扶起她娇小又可
爱的身子,然后一下子背了起来。

  比起看起来的娇小,美子比我想象要沉一些,不过毕竟是个女孩子,这点重
量也不算什么。

  「弘文,谢谢你,你好暖」,我感觉她的头贴在了我的肩膀上,更加亲密的
抱住我,一股少女的清香也飘到我的鼻孔,

  走了一会,我们来到了医务室,校医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还好只是轻微的扭
伤,养一养就好了,医生給开了一些外敷的药,叮嘱了几句,我们就出来了。

  虽然她勉强可以走路,但是我还是坚持背着她走到了她的寝室楼下,距离还
真不近,到了地方我也有点大口喘气了。

  我轻轻的把她放下来,她的脸居然都红了。

  「谢谢你弘文」

  「哈哈,不用客气了,记得按时敷药,哦对了,你脚崴了明天最好也别乱动,
你等我一下啊,马上就回来!」

  「你干嘛啊?」

  「等我啊!」

  说着我跑到了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牛奶面包还有一些快餐之类的东西,这
样她明天就可以不用下楼了。

  我提着一大袋的吃的跑回来交给她,这会是真的气喘嘘嘘了。

  「你,你,明天吃这些就行,少运动,省的再严重了」

  美子看了看我买的东西,然后那可爱的小脸居然变的眼泪汪汪的,简直是可
爱死了,让我真的好像养一只美子在身边啊。

  「弘文,谢谢,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你……」美子说着凑到我的眼前,踮
起脚,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我的荷尔蒙一下子被激发了,不是说我勃起了,只是说我有点上头了,毕竟
那可爱的脸蛋变的羞红,看起来让人真的又爱又怜,尤其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就
这么看着我。

  我下意识的抱紧了美子,真的下意识的,我不是故意的,然后我又下意识的
对着美子的小嘴吻了下去。

  「唔~~」美子没有反抗,只是轻轻的抱着我,和雅翎,文妍一样,她的吻也
是那么的香甜,少女的津液充满了诱惑力,然而我发现她比雅翎还不会吻,难道
她也是处女不成?

  不会吧,日本女人不都是很开放的吗?美子又这么的可爱,难道这种大便宜
都让我碰到了?先不管那么多了,吻够了再说。

  我贪婪的吸着美子的津液,美子的脸变的更红了,呼吸也变的急促。

  「嗯~」美子的嗓子里发出了呻吟的声音,看样子也是个敏感的女孩。

  我并没有在深入一步,因为毕竟是在宿舍楼下,太过分可不行,我吻了一会
美子的小嘴,就把她放开了,脸羞红的可爱至极,像个温顺的小猫一样,她果然
上辈子是个宠物吧。

  美子极速的呼吸着,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说了一句「这是我的初吻」

  我操,又是初吻,我他妈的是不是上辈子拯救银河系了,上了大学之后遇到
的不仅都是极品,而且还都是连初吻都留着的纯情少女?

  那些高中,初中就淫荡的人,都淫荡什么了?把这样的极品留到大学再送给
我?这剧本有点让人不敢相信啊。

  「真假的啊?那我,对不起啊」

  「不用,初吻給你,我不后悔,谢谢你」

  「我,唉,真的对不起」

  「说了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但是你是个好男孩,我回去了,你也
早点回去吧」

  「嗯,记得按时敷药」

  「嗯,拜拜」

  看着美子一瘸一拐的进去,我在心理痛骂了自己一百遍,我真是个淫荡又不
要脸的人啊,人家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又是初吻,我怎么下得去嘴的,不过那小
嘴真甜啊!

  我刚想往回走,手机这时候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难道是雅翎?我赶紧的
接了起来。

  「喂!你好,是雅翎吗?」

  「我是雅翎的妈妈」

  「啊?哦哦,阿姨你好」

  「雅翎在医院,你过来看看她吧」

  「什么?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你过来就知道了,在人民医院」

  雅翎在医院?她果然还是出了什么事,可是她健健康康的也没听说有什么病
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顾不得那么多,赶紧跑出学校打车赶往医院。

  一路上我的心都提在嗓子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雅翎会在医院,而且
为什么雅翎的妈妈会让我去看她??这一切都太不寻常了,雅翎你可千万别出什
么事啊!

  我匆忙的赶到医院,一路狂奔到病房区,然后我看到雅翎的妈妈低头坐在门
口的椅子上,脸色非常的不好,我的心又咯噔一下,不会吧!难道雅翎真的出事
了?

  我跑了过去,「阿姨,雅翎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雅翎妈妈看到我气喘嘘嘘的样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先别急,听我说,
她现在已经没什么危险了」

  「危险?她到底怎么了?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唉,都是我不对,我想让雅翎和那个局长儿子多多相处,就强行把她带走
去让她约会,她不肯去,我就收了她的手机,把她关在屋里,然后我让局长的儿
子过来和她多多接触,但是,我,我没想到,局长儿子竟然想强行的占有雅翎,
然后雅翎奋力的抵抗,摔碎了杯子!然后,然后……」

  「怎么了,你快说啊!」

  「唉,然后割腕自杀了!」

  「你!!你们还是人吗!!?你是她亲生妈妈啊!雅翎才 19 岁啊!你们!
简直禽兽不如!」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够了解她,对不起!」雅翎的妈妈显得非常的痛
苦。

  我真的是快要气疯了,要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是雅翎的妈妈,我现在一定
一个耳光就删过去。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还好送的及时,抢救过来了,不过失血过多,人也比较憔悴,但是她醒来
就一直吵着要见你,饭也不吃,没办法,我只能给你打电话了,她在里面,你进
去看看她吧,让她吃点东西」

  「你就是这样对她的是吗?你污蔑我是强奸犯,然后你把她亲手送去給别人
强奸,你真是一个好妈妈!称职的好妈妈!」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呜呜呜」雅翎的妈妈痛苦的流下眼泪,那眼睛早已
经红肿,看样子之前也是没少哭,造成这样的场面,我想她心理也并不比我好受,
再怎么说她也是雅翎的母亲,我想就算了,毕竟现在雅翎才是最重要的。

  我轻轻的推开病房的门,雅翎疲惫的扭过头来看到我,马上露出了微笑了,
只是那美丽的脸变的苍白又憔悴,我的心都快碎了。

  我赶紧走到雅翎的身边,「雅翎,你干吗要这样,你好傻啊,你要是有个三
长二短的,你让我还怎么活」

  「弘文,我好想你,你终于来了」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不怪你,你又不能24小时的在我身边,放心,我不会让别人碰我的,死也
不会,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傻丫头!」我心疼的在雅翎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来吃点东西吧,你妈妈说你都不吃饭,别这样,你要快点好起来才行」

  「嗯,看到你我就饿了」

  「我来喂你吃吧」

  「嗯,我想喝粥」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