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云端之恋】 第4~7章

第一文学城 2024-05-25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Lucian2009编辑:@ybx8
作者:Lucian2009 2021年1月14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2209 前次链接:thread-10889307-1-1.html

作者:Lucian2009
2021年1月14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2209

前次链接:thread-10889307-1-1.html

  第四章新的进展?

  日子过得真慢,好不容易等到周日傍晚。

  才五点出头,我就到达了与叶思云约定的餐厅,提前占了个幽静的角落,坐
下来安静等待,满脑子都是一会将要发生的好事。

  没有让我等太久,一个我已经有点熟悉的靓影映入眼帘。嘿嘿,谁说女孩约
会总爱迟到的,她明明提前了半小时来见我!

  我高兴地冲她轻轻挥手:「叶小姐,这边!」

  她看到了我,朝这边挥手回应,走过来坐到我对面,然后甜甜一笑,毫不躲
闪地与我对视。

  好兆头啊,上次一起吃饭时她可没对我这么热情。打量着这张清纯可人的娇
美脸庞,我差点醉了。

  看见她漂亮的眼睛里出现一抹揶揄的笑意,我连忙假咳两声,恢复了端正的
姿态,向她提议道:「现在时间还早,你那个朋友还没到,趁着等她,我们来点
饮料,边喝边聊吧。」

  她的笑意挂上了嘴角:「好啊。」

  感觉今天的她不像之前那样腼腆了,嗯,一定是她通过上次聊天的好感积累,
更熟悉我了的原因。看来有戏,我美滋滋地想道。

  点的果汁很快就上来了,叶思云向我点点头,举止优雅地品尝起来。

  玻璃杯很漂亮,握住它的那只小手更漂亮。美女举杯的动作太好看了,而且
她柔软的小手真白,含住吸管的嘴唇真……我不知道自己的眼里有没有浮起亮晶
晶的爱心。

  发现我正在痴痴地打量她,她又轻轻抿了一小口饮料,就像在故意做给我看
一般。看来她确实对我有好感!

  不行,我突然想到,等一会电灯泡就要来了,现在我得抓紧时间,先和她单
独聊聊。

  我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可没再泛泛地聊人生了,简单闲聊几句后,便小心
控制着话题,对她的生活状况作起了各种试探。

  看来她也满关心我的,不仅耐心回答我提出的各种问题,还不时热心反问我
的各方面情况,这让我产生了一些……像在和她相亲的感觉。是我太飘飘然了吗?

  很快,我们的话题进行到了如何安排休息时间上:「叶小姐,你休息时一般
都在家吗?」

  「我不算太宅啦,虽然在家的时间不少,但有时候也会出去逛逛。」

  「自己去?」

  「不啊,约上别的女孩一起。」

  「哦……那你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吗?」

  「我喜欢古典音乐,很少见吧?不光是听,有时没事也自己捣鼓捣鼓。」

  「哇,现在的女孩喜欢古典音乐的太少了,难怪你这么端庄有气质呢!那你
都自己捣鼓些什么?」

  「实操啊,比如,我经常练习吹箫。」

  「唔!咳咳……」看着她薄薄的红唇,我差点把刚入嘴的那口饮料喷出来。

  她睁大了美丽的眼睛,无辜地看着我:「怎么啦?看你这反应,是不是想歪
了什么?」

  「没有没有,怎么会想歪呢?实操是好事,吹箫也是好事,哈,哈哈……」
我尴尬地赔笑着,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一会要来的那个朋友,真的是个女孩?」

  她没有继续回答,只顾捂嘴偷笑,笑了好一会才撤掉小手,认真地看着我:
「哎呀,陈先生,从我坐下起一直到现在,你拐弯抹角地提了这么多问题,不就
是想确定我到底有没有男朋友?」

  被佳人直接点明心思,就算我脸皮再厚,这会也有点发热。不过,为了自己
今后的幸福,我还是得厚着脸皮明确提问:「那,到底有没有啊?」

  她似笑非笑地说:「没有。」

  耶!我刚要在心里欢呼,就听到她的下一句话:「因为我已经有老公了。」

  不是吧!

  看到我的表情由呆滞变成失落,她「噗呵」一声:「骗你的,你看我哪里像
个已婚妇女啊?」

  原来是和我开玩笑啊,她巧笑嫣然的样子真是好看!我那沮丧的心情像过山
车一样又翻滚回来,顺势晕乎乎地提出个新问题:「那你有没有打算结束单身呢?」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今天是傻了吧,就算被大美女迷晕了也不能问得这
么直白啊。

  好在她没有介意,还是似笑非笑地说:「如果遇到了感觉合适的人,我会考
虑的。」

  我正想顺势说些什么,她突然看看响起的手机:「不好意思,我得接个电话。」
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她刚才和我很自然地开了个玩笑,而且——「感觉合适的人」?「会考虑的」?
这相亲一般的进展也太快了吧,我该不会是在做梦?

  我掐掐自己的手背,有些不敢相信——她问过我许多情况后这样交代,应该
是对我印象不错,在暗示我可以追求她?

  越想越是确定,越想越是兴奋,不知过了多久,对面的椅子又被拉开,我抬
头一看,是叶思云回来了,她冲我点头淡然微笑。

  还没等她说话,我就先抢着开口:「叶小姐,既然你没有男朋友,也愿意考
虑一下感觉合适的人,那可以给我个追求你的机会吗?」

  见她露出摸不着头脑的表情,我坚持说下去:「我知道,才第三次见面就这
样说会有些冒昧,但其实在生日会的那天晚上我就很留意你的气质了。前天你请
我吃饭时,我更是发现和你有很多共同语言,于是进一步确定,我是真的喜欢你。
这几天来,我的脑子里一直充满了你的身影……」

  她的俏脸顿时羞红起来:「陈先生,你是不是在开玩笑?」

  我正要说我对她的感觉是认真的,忽见对面左边的椅子被拉开,有人笑嘻嘻
地坐了下来。

  哦,是叶思云。啊,不对!怎么又是叶思云?我以为自己眼花了,赶紧揉揉
眼皮。

  没看错啊,对面坐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叶思云!哦不,她们虽然长相一样,但
衣着并不相同。

  左边的叶思云附在右边的叶思云耳边,说了几句我竖起耳朵也听不见的悄悄
话。右边的叶思云听后显得很尴尬:「小雨,你又调皮!」

  啥,「小雨」?

  左边的叶思云,哦不,现在应该叫「小雨」,对叶思云说:「姐,你就给他
个机会吧,刚才我替你把过关了,这帅哥的条件不错哦!而且你看,他的眼中只
有你本人呢,连你和我的衣服差别都没注意到。」

  叶思云对她摆摆手,不好意思地向我介绍:「这是我的双胞胎妹妹,叶思雨。
不好意思,她刚才是不是故意和你说了什么暧昧的话,让你误会了……嗯……」
说到这,她羞涩地低下了头。

  我就说今天怎么会异常顺利,原来是这样啊……真是空欢喜一场。

  我泄了气,不满地看着和她姐姐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叶思雨:「你骗我
……」

  叶思雨微微一笑,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我哪有骗你?才进门就听到你在叫
「叶小姐」,我总不能说自己不姓叶吧?而且你提出的问题我都诚实回答了啊。」

  她又给憋屈的我补上一刀:「再说,我和姐今天穿的衣服区别这么大,哪想
到你会掉进坑里,直接向她表白的。」

  叶思云拉拉她的手,阻止她说下去:「小雨,你过分了啊。」

  叶思雨这才对我吐吐舌头:「对不起嘛,我姐的追求者,我又不是故意让你
误会的。」

  有个词叫做「爱屋及乌」,何况这张俏脸长得和我喜欢的女人一模一样,我
就算有点闷气,又哪里还能够和她计较下去。

  三人都不说话了,尤其是叶思云,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我。气氛陷入了尴
尬。

  在心仪女子面前闹出乌龙的我只得厚起脸皮,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翻开
桌上的菜谱,摆到两姐妹面前:「来来来,点菜了,看看你们喜欢吃什么。两位
美丽的叶小姐都别客气!」

  叶思云这才看了我一眼:「别再叫叶小姐了,感觉挺生分的,都是朋友,叫
我思云,叫她思雨就行。」

  「好!」我点点头,「那你们也别再叫我陈先生了,叫我陈昊吧!或者,就
叫昊也可以!」

  不管怎样,虽然她强调「是朋友」,但称呼上的亲昵变化总是个进步!

  菜上得很快,我们边吃边聊。

  对面的两姐妹不光是长相足以互相顶替,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让我听不出有
什么差别。除了发型上的少许差异,目前我能看出她们的唯一不同是在性格方面,
很显然,思云偏文静,而思雨很活泼。

  想来上天真是太不公啊,多少女孩抱怨它没送给自己一副好皮囊,它却大方
地将如此俏丽明艳的面庞同时造出了两张。

  我已经能感受到隔壁几桌的男同胞们投过来嫉妒得想要杀人的目光。

  是啊,陪一对如此养眼的孪生姐妹花吃饭当然是件令男人十分愉快的事。但
有个前提,在我想追求她们中的一个时,另一个别当闪闪发亮的电灯泡。

  平心而论,这个活泼的电灯泡其实蛮可爱的,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美好的气息。
嗯,如果她没有时不时似笑非笑地打量我,然后贴到她姐耳畔说上几句悄悄话,
那就会更可爱了。

  不过我还是得感谢她,毕竟,经过了刚才的乌龙事件,多亏有她在时刻引导
着话题,思云才得以免除面对我时的尴尬。

              第五章叶思雨

  吃完饭,思云对我道了声不好意思,起身去了洗手间。

  抓紧机会,我问正挠有兴致打量我的思雨:「那个……思雨,你是不是对我
第一印象很不好啊?」

  她摇头:「哪有?我觉得你挺帅挺顺眼的,和我姐也算般配。」

  我不明白了:「那你刚才为什么捉弄我,害我在你姐面前出了好大的丑,还
老跟你姐说关于我的悄悄话?」

  她反问:「你确定想知道?」

  我坚定地说:「确定!」

  她的表情很认真:「你知道,我姐长得花容月貌、千娇百媚、人见人爱…
…」

  看着这张和思云一模一样的俏脸,我在心里嘀咕:「真不羞啊,你这是在夸
你姐,还是在顺便自夸呢?」

  她继续道:「所以是不会缺少追求者的。但除了工作以外,不管哪个男人请
她吃饭,她一概拒绝。当她告诉我,让我今天来陪她赴约时,我产生了浓浓的好
奇——到底是怎样独特的男人会让她另眼相待?难道我姐的第二春就要来了?」

  我正听得高兴,突然听到这个敏感词,便跟着念道:「第二春?」

  她瞪我一眼:「很介意啊?我姐这个等级的美女,曾经有过初恋不是很正常
吗?虽说我也不太了解具体情况,只知道我姐被那个男的抛弃后就不再相信爱情
了。」

  还好,只是「曾经有过」。虽然好像有点对不起思云,不过我还真得感谢那
个男人当时的不懂珍惜。

  我燃起了希望:「不,我不介意!你的意思是,你姐其实是对我挺有好感的?」

  她笑笑:「我可不知道哦。今天我特意比她早到,压抑住八卦之心和你聊了
好一会,意外地发现你……嗯,有点小呆萌,忍不住就起了玩心,想逗逗你。你
是不是在美女面前都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的理由!我哭笑不得:「才不是呢!我说大美女啊,我和你无冤
无仇的,你用不着初次见面就坑我吧。」

  她理直气壮地说:「你这样认为可就真误会我了,我明明是在帮你才对啊!」

  我又不明白了:「啥?」

  她仰起小脸,嘴皮子啪啦啪啦:「我问你,为什么癞蛤蟆总是能吃到天鹅肉?」

  我想了想:「因为它很能坚持?」

  她摆摆手:「错!因为它丑得特别!」

  我不满了:「喂,你是想说我就是只癞蛤蟆吧……」

  她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哎呀你怎么不开窍呢,我姐被男人们献殷
勤太多次了,我得让你做件很特别的糗事,在她眼里留下个很特别的印象,这才
能凸显出你和其他追求者的不同啊!我是觉得你挺好玩的,要不才懒得费这力帮
你呢。」

  思云这妹妹有着好奇特的脑回路构造啊……

  「那我可真得谢谢你啊。」我有点无奈,「思雨大美女,真要想帮我的话,
我求你一件事可以不?」

  她大方地一摊手:「请讲。」

  我将话直说:「下次我约你姐见面时,你能不能借口有事推掉不来?」

  她还没答应,思云就回来了:「咦,你们俩这么快就熟悉了啊,我远远就看
到这边聊得挺热烈地。」

  思雨马上接口:「是啊,他在着急地问我你是不是对他有好感呢,还要我别
再当你们下次约会的电灯泡!姐你看看,这棒小伙对你多上心。」

  我去!

  ……

  我坚持要送两姐妹回家,矜持的思云没有答应,反倒是不大熟悉的思雨冲我
眨眨眼,主动拉着她姐坐进了我的车。

  路上的闲聊中,我了解到一个重要情报——原来她们姐妹是合住在一起的。

  好吧,为了接近思云,我决定从讨好她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开始。

  把两姐妹送进一个老式小区,临分别前,顶着思云似乎看破我动机的眼神,
我厚着脸皮和思雨互加了微信。

           ************

  接下来的两日,我在微信上无比积极地和思雨找话题聊天,很快就与她初步
混熟了,说话变得随便起来。

  当然,我可不是花心地转移了追求的目标,而是想从她嘴里多套取些思云的
情报。

  下班前,我又一次给她发消息:「可爱的思雨小姐,你看,我俩都这么熟了,
再告诉我一些你姐的兴趣爱好和生活习惯呗。」

  她很快回复:「行啊,都说了我看你挺顺眼的,可以告诉你。不过嘛……」

  我问:「不过什么啊?」

  她发过来一个吐舌头的表情:「要看你怎么贿赂我了。」

  真像个小孩子!我想了想,定下个主意:「行,明晚下班后你有时间没?我
好好贿赂你一次。」

  她回复:「好呀好呀,去哪里?能不能提前透露点消息?」

  我干脆地说:「不能!你公司在哪?几点下班?明天我去接你。」

  ……

  远远地,有位身材窈窕的美女甜甜笑着朝我挥手。

  嗯,真是很美好的画面,而且似乎有点眼熟。

  突然联想起上次的乌龙经历,我不觉打了个寒颤,赶紧打开微信,发送出一
条消息。

  走近的美女从包里取出手机一看,奇怪地问我:「咦,你给我发个笑脸是什
么意思?」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我是在确认下。万一,这回换成你姐来冒充你了呢。」

  她笑得弯下腰:「噗!你想多了,我姐才不会这么无聊呢!」

  我抓住她话里的语病:「那意思是你很无聊啰?」

  也许是心态不同的原因,虽然这小妮子和她姐一样非常养眼,但我在面对她
时却没有那种紧张和拘束感,可以轻松地调笑。

  她白了我一眼:「走啦,想追到我姐的男人!你不是说要贿赂我的?」

  「上车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为了让这小妮子满意,我可是投下了不小
的本钱。

  当小妮子随我走进某顶级大酒店的高档自助餐厅,她的眼睛立即亮起了馋光。

  「好大的场面,堆积如山的大龙虾耶!这……这全是帝王蟹腿!哇哦,那边
还有看起来就很好吃的牛排!」

  我笑话她:「喂喂,这位美丽的淑女,你注意收敛点,口水都挂到嘴角了,
要不要我拍个照给你看看?」

  她有点尴尬地擦擦其实并不存在的口水,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这位
土豪大哥,小妹妹可是穷人家的苦孩子,哪里会舍得自己来吃这些高档货。」

  心中有了底,我悠然地问她:「满意不?」

  她头一次对我表现出不好意思:「那个,我昨天只是随便说说啦,没想到你
会这么破费,有些对不住。改天……我回请你一顿好的!」

  我大度地说:「没事没事,不用你回请!说好了要贿赂你嘛,只要你好好帮
我追你姐,我保证,接下来带你吃遍全城都没问题!」

  她继续不好意思:「这些地方消费很贵的,你不会是在打肿脸冲胖子?」

  我认真解释:「不吹,以这里的花费,每周来个一次,我还是没什么负担的。」

  她漂亮的眼睛里这才闪动起欢喜的小星星:「那行,我就不客气了。只要你
守信,就算把我姐卖给你都可以!」

  我听得心里想笑:「还真是亲妹啊!可怜的思云,不知不觉就被身边的人卖
掉换好吃的了。」

  这顿饭吃得我很满意,因为拉到了一个坚定的队友。

  嗯,虽然这么评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有些不礼貌,不过看着正在开心大
快朵颐的思雨,我还是禁不住在心中默念:「她可别是猪队友就好。」

  ……

             第六章缠绵(一)

  我与柔柔间有性无爱的同居生活还在延续。当然,我不可能脑抽地把这件事
告诉思云和思雨。

  柔柔人如其名,性格非常温柔,宁愿自己受憋屈也不愿伤害他人的那种温柔。
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就像一只温顺的小鹿。

  虽然我和她之间并不存在爱情,但她确实将我从曾经混乱的私生活中拯救了
出来。

  她不光乖巧,还很贤惠,总是主动把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有空时还会为我
下厨改善饮食。

  因为有她在,居家才多了几分让我很喜欢的生活气息。

  我有时会想,如果她当时没有明确拒绝我和她继续发展的意思,我们俩现在
或许已经日久生情了吧?

  可惜,有些事一旦错过,就也许不会再有「如果」。

  现在我已经开始追求思云了,是不是该找个合适的时机告诉柔柔?再跟她说,
我会继续支持她的弟弟完成学业,而她应该珍惜大好青春,去追求自己真正的幸
福?

  额,太虚伪了,当初不经她同意就夺走她处女身的我真没脸把这话说出口。
我摇摇头——还是再缓缓吧。

  今天下午公司里没什么重要事,我就提前回了家。

  不久,钥匙开门的声音从玄关响起,是柔柔回来了。

  我从来没有去她的学校接过她,最多只是有时将她送到离校门还有好一段距
离处,因为不想校园里传出对她不利的流言。

  她也知道这一点,并没有要求过我做些什么。

  不过,最近,她好像越来越黏我了。

  晚饭后不久,我们都收拾完毕,刚洗完澡的她像只小猫一样缩在沙发里,大
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俗套的爱情剧,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来:「唉,长
这么大,本姑娘还没有试过谈恋爱的感觉呢。」

  在旁边用电脑的我跟嘴调戏她:「咦?少女思春啦?是想和我试试吗?」

  果然,她立即回答道:「臭美,我才不爱你这大色狼呢,只是糊里糊涂地被
你得到了身体而已。」

  我勾起她的下巴继续调戏:「小妞,你天天和我在床上打滚,知不知道有个
词叫「「日」久生情」啊?」

  这次出乎我的意料,她没有再反驳,而是沉默了好一会后对我说:「认真地
问你啊,如果有一天,我确定了真心喜欢的男人,你会怎么看?」

  我放开她的下巴,轻轻地回答她:「我会祝福你,然后放你离开。」

  发现她露出几分惆怅的表情,我决定趁这个机会探探她的态度:「那……如
果有一天,我遇到了真心喜欢的女孩呢?」

  她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过了几分钟才轻轻地回答我:「我不会祝福你…
…但我会离开的,因为……我们间只有床伴关系不是吗。」

  听出这话里带着的淡淡哀伤,想着我们从相识到同居的经过,我觉得自己很
有些对不起她,于是将她搂过来,抱入怀里,用额头轻蹭她的面颊。

  她却误会了我的意思,小手一伸想要把我推开:「急什么啊,现在还早着呢,
等会睡觉前,再……」

  喂,我平时有这么急色吗?

  我一愣,然后故意邪恶地笑出声来:「嘿嘿!大色狼肚子饿了,想趁早先吃
你一次,等会临睡觉前再吃你第二次!」

  不顾她的忸怩姿态,我给她来了一个公主抱,带着悬空的她走向卧室。

  我心中清楚,这样的温馨日子恐怕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

  大床上的两人暂时抛却了别的心思,将各自的身躯亲密融合在一起,变幻着
一个又一个暧昧的姿势。

  「柔柔,这样进得深吗?」我将身前女人的雪白大腿扛上肩头,双手揉搓她
丰软的胸部,腰部如不知疲倦的打桩机般挺动,将笔挺的凶器来回送入她的身体。

  「嗯……这样进得好深。」柔柔把小手贴着床面,我的每一次深深顶入都会
让她将床单攥得紧紧。

  「床单都要攥破了哦。很舒服吧?」她那乖乖承受侵犯的样子更激发了我男
性本能的征伐欲望。

  「讨厌……你总要我说这种羞羞话。」她双颊绯红地避开问题。

  「这叫床上的情趣!说给我听嘛!」我知道她会答应的,将下体挺动得更快
了。

  「唔!舒……舒服。」她的小手有点快攥不住床单了。

  「那来亲亲。」我放下她的双腿,俯身低头。

  她昂起首,把可爱的小嘴凑近。

  想起她当时连初吻都给了我,我将她抱紧,一边做着活塞运动,一边与她唇
舌相接。

  我把舌尖顶入她的香唇,再将她的小舌吸出。她激烈地回应着,也把柔软的
舌尖伸入我张开的嘴里,搅动起我的舌头。

  我耐心品尝着她细嫩的香舌,疯狂掠夺她口腔中的甜美。她小嘴时张时合地
与我纠缠,硬挺的乳头摩擦我的胸口,双腿轻轻缠上我的腰,以此来配合我的冲
击。

  原始的肉体交流让我十分兴奋,持续的剧烈运动却让我有些喘息。

  长达数分钟的深吻以柔柔侧过头去大口喘气而结束。

  回过劲来,她体贴地问我:「你胸口都出汗了,有些累了吧?」

  我亲亲她的脸蛋回应:「还好。倒是你这么兴奋,看看床单都被攥成了什么
样子。」

  「讨厌……」她像个小媳妇一样羞答答地,「要不……你休息下,换我来动
会?」

  「好啊!」她的主动让我求之不得,立即抱住她翻了个身,变成女上男下的
体位。

  不过,我使了个坏心眼,翻身时故意让下体与她分离,看看她会怎么做。

  在我火热的注视下,柔柔支起身体,扶住我的分身,将她已经水花淋漓的蜜
穴凑到我膨胀的龟头上。

  她那羞涩而又认真的表情使我更加性奋,故意让坚硬的茎身在她手里抖动了
几下。

  「讨厌,老实点!」她拍拍我的肚子,然后小心地降落自己的香臀。

  我静静体会着发胀的龟头穿过她的粉嫩蜜唇,再缓缓深入她滑腻阴道的那种
舒爽,被佳人主动将阳具送入体内的感觉让我很是享受。

  茎身完全被又热又湿的快感包裹住了。她呼出一口长气。

  我故意问她:「喂,小姑娘,你男人的东西大不大?」

  她可爱地歪着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试过其他男人的。」

  嗯,不错,这话里的归属感听得我浑身舒爽。

  她小心地骑坐于我的胯上,身体前倾,美背微弓,由慢而快地耸动起自己的
臀部。

  并不是我在侵犯她,而是她在主动迎合我,这对容易害羞的她来说还真是少
见。

  扫视着她美丽的胴体,我悠闲地躺着享受,高高举起的两手时刻不离她雪白
的双峰。

  觉得这样玩还不够过瘾,我索性抓住她的纤腰一拉,将头埋入诱惑的乳沟,
轮流亲吻那两团弹跳的乳肉,再将双手下移到她的翘臀,感受那里充实的弹性。

  她俯着上身,撅起的屁股继续上下起落,主动用温暖的蜜穴套弄我火热的阳
具。

  「哈……」「嗯~」「哦!」她将双手支撑到枕头两边,发出越来越急促地
娇喘,小巧的屁股却起伏得越来越快。

  「不行了!」她的身子猛地颤动几下,小嘴中发出「啊!」的一声娇呼,整
个人随即无力地瘫软到我身上。

  感受着两侧脸颊传来的弹性触感,呼吸着正面鼻尖嗅到的诱人乳香,我的嘴
唇在她双峰间发出声音:「到高潮了?」

  她在喘气:「没有,好像……还差一点。」

  我安慰她:「嗯,那休息下再继续。」偏过脸去,轻吮她的乳头。

  阳具依然停留在她的温柔洞中,暖烘烘的腔壁缓缓地一收一缩,像小嘴一样
吸吮着整只茎身,使我还没发泄出的欲火更加高涨。

             第七章缠绵(二)

  在将柔柔的两只乳头都吸得水亮后,我终于把脸离开她的胸口,调戏道:
「宝贝,你今天超兴奋哦,流出的水水淋得我的蛋蛋都好湿了。」

  意外地,她没有挥起小手打我,而是双眼中流露出几丝媚意:「不喜欢我这
样吗?」

  我笑着轻拍她的屁股:「很喜欢。继续吧,换个体位,这次让我从后面来。」

  柔柔会意地起身,然后趴好,转回头来问我:「这个姿势好羞耻啊,你为什
么总喜欢从后面来?」

  嗯,确实好羞耻。她那冲我高高翘起的蜜桃臀下,一道张开的粉红肉缝正静
悄悄地溢出蜜汁,显然是在期待我的再次宠幸。

  我双手按住她浑圆白皙的臀瓣,对她实话实说:「就是因为女人觉得羞耻,
男人才会感到更有征服感啊!」

  我故意慢慢插入,仔细欣赏龟头一丝丝挤开她的花瓣,茎身一寸寸侵入她身
体的美妙过程,继续回答她:「而且从后入式的角度看过去,女人的身体曲线会
显得比平时还要性感!」

  刚顶到头,我就开始用力挺动腰板,让阳具大力摩擦她紧致湿滑的阴道。

  就像在给我鼓励一般,身前的两片蜜桃臀性感地抖动起来,之前就被淫水润
湿的粉嫩菊瓣更是不由自主地收缩不已。

  「哼,男人就是这么好色。」柔柔低着头,放松了身体,任由我卖力的动作
将她的两片蜜唇带得似蝴蝶般翻飞。

  她水润的小嘴渐渐发出洋溢着情欲的低哼,开始拱挺着性感的翘臀,迎合来
自身后的抽送节奏。

  她支起的上身伴着我的撞击前后耸动,一对垂落的乳球如同两只沉重的钟摆,
随惯性摇晃得越发剧烈。

  「你看,男人要是不好色,怎么能让女人享受到床上的乐趣呢?」这副动感
的画面实在是太让人眼热,我禁不住深深地弯下腰去。

  于是,她的双乳停下了摇晃,因为它们结结实实地落入了我张开的手心。

  我将十指深深嵌入她雪白的双乳,从指缝中挤出一道道软弹的乳肉。压住她
翘臀的下腹像一台不倦的机器,带动阳具在她温暖的腔道里不停输出。

  淫水流出蜜洞,再滴落到床面上的场景让我充满了征服感,俯首在她耳边问
道:「柔柔,喜欢被我这样干吗?」

  她已经快失神了,几乎是咬着牙说:「喜欢!你……你今天好勇猛!」

  美人的认同让我更加卖力,狠狠地将阳具齐根顶入她的身体,用龟头不断探
索肉穴深处的娇嫩花芯。

  「唔!顶……顶到肚子里了!」激烈的交合将她白皙的身躯染成了粉红色,
大腿微微颤抖起来。

  之前的低哼变成了含着春情的「嗯~」「嗯~」叫床,翻腾的性快感让她抛
下羞耻对我提出要求:「昊你再快点,我就要到了!」

  「一起到!」我憋住射精的欲望开始冲刺,她温暖湿润的腔壁快速收缩,一
圈圈的嫩肉裹紧我膨胀的下体,就象有张小嘴在不停吸吮我快要炸开的龟头。

  好家伙,这乖乖女今天可真是兴奋,竟有一股暖洋洋的阴精由她肉穴深处的
花芯突然喷出,正中我快要把持不住的尿道口,我甚至感觉她的子宫口如鱼嘴般
张开,牢牢咬住了我的小半个龟头。

  再也忍耐不住了!我赶紧挺起上身,退出濒临爆发的阳具,将龟头放在她的
蜜唇外边,尽情地喷洒出来。

  一股,两股,三股,浓浓的白浊依次击中她的蜜穴口,使她的温柔洞狼藉得
就像被好几层浆糊封上了口一样!

  淫靡的画面让我再次眼热,联想起A片中的某种场景,我心神一动,已经发
射完成的阳具再次抵住她的蜜穴,将那些「浆糊」轻轻推入她的阴道。

  不理会她「别啊!」的着急呼声,趁着下体的元气还没消失,我抓住她的纤
腰狂抽猛送,让刚刚推入的精液在快速摩擦下变成一丝丝粘稠的白浆,从我与她
的性器连接处源源涌出,再被拍击成团团白沫。

  呼,这故意弄脏她的玩法好刺激。直到阳具完全软下,自己掉了出来,我才
依依不舍地往后退开。

  再定睛一看,好家伙,她那「口吐白沫」的桃源洞口简直就像刚被洗发精狠
狠地揉搓过一样!

  柔柔依然乖乖地以小狗式趴着,大方展示出她狼藉的下体,任由我得意地欣
赏自己的杰作。过了好一会,溢出的精液都沿着她的大腿根往下流了,她还是没
有半点反应。

  嗯?有点反常啊!我试着轻唤了她一声:「柔柔。」

  她头也不回,声调平静地问:「你看够了?」

  我笑着说:「看够了。」

  她声调平静地继续问:「玩得满意了?得意了?」

  我却不敢再笑:「满……满意了,得意了。」

  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如果刻意维持这种声调,应该就是生气了。

  该不会她接受不了这个吧?

  不应该啊?要知道,在过往的日子里,直接内射她的行为我可是没少做过。

  她慢悠悠地说:「昨晚我就提醒过你,我已经过了安全期了。」

  我这才知道她是在气什么,懊悔之余赶紧对她道歉:「对不起,我刚才做得
一脑热,就把这事给忘了。不是故意的,是真的忘了!」

  她「嗯」了一声,问道:「所以呢?」

  我承诺:「是我的错!下次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她再问:「还有吗?」

  我补充:「为了以防万一,等会我出去给你买事后避孕药!」

  她「哼!」了一声。

  我继续补充:「我知道那药对女人身体不太好,不过我真不是成心的。你原
谅我这次,我保证下回一定注意!」

  她不再说话了。

  我取过几片湿巾,用尽可能温柔的动作,为她清洁下体,同时悄悄观察她的
表情,她却埋下头去,不让我看。

  直到我将一片狼藉都处理干净,她还是一动不动地,对我爱理不理。

  真是个乖巧的好女孩,连生闷气的样子都这么可爱!

  该怎么哄好她呢?我快速地思考起来。

  视线无意间扫过她的臀缝,然后被某件还没被我开发过的事物吸引住。

  柔柔的屁眼是诱人的粉红色,一圈细密的精致皱褶围绕着中间那小巧紧闭的
孔洞分布,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菊花。

  我冒出了个歪主意——因为心理上不能接受,我还没给哪个女人做过这种事。
但柔柔是特别的那个,好吧,我今天就豁出去了!

  打定了主意,我跪到她身后,双臂抱牢她的大腿,将脸凑近她的臀缝,伸出
舌尖,蜻蜓点水地对着某个位置扫了一下。

  她立即上身像触电一样弹起来,惊慌地叫道:「哎呀,你怎么舔我那里!」

  终于作声了啊。我抬起头问她:「不可以舔吗?」

  她摇头道:「脏啊!」

  我也摇头:「你这么可爱哪里会脏,而且你不是才刚刚洗过?」干脆把脸完
全贴上她的臀肉,将舌尖绕着她的菊蕾转圈。

  她忸怩起来:「别……别舔那里了,这感觉好奇怪!」

  我口齿含糊地说:「感觉既奇怪又舒服,对不对?你就好好享受我的服务吧,
把这当成是我的赔礼道歉好了。」

  她的声音带上了深深的羞意:「大变态!哪有这样跟人家赔礼道歉的啊?」

  「大变态可是很有诚意的哦,把这种服务的第一次都献给你了。」我不管,
故意更加卖力地舔得「哧溜!」「哧溜!」作响给她听。反正我把她的大腿抱得
很紧,她那点小力气可挣脱不开。

  这可是她最羞羞的地方呢,我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

  柔柔确实很爱干净,这个洞口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股异味。嗯,只有一点点
淡淡的咸,应该是之前沾上去的淫水没有被全擦干净。

  她的小菊蕾精致而又细嫩,舌尖划过柔软的菊花纹路时,根本没有想象中那
阵粗糙的感觉,反倒是有种特殊的触感——嗯,非要形容的话,就有点像在舔一
颗带有划痕的QQ糖。

  这让我觉得很新奇,好玩地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动作。

  我尝试着将舌尖往里顶,却发现怎么都顶不进这个紧闭的洞口,显然是她不
好意思地收紧了括约肌。

  发现她渐渐不再试着挣脱了,我悄悄侧头一看,好家伙,她双手又攥住了床
单,显然是已经被我弄得产生了快感。

  我又忍不住调戏她了:「果然很舒服对不对?我家柔柔看似清纯,但其实好
闷骚哦,连用来便便的地方被男人舔都会有性快感呢。」

  她羞得说不出话来,只顾着扭动被我抱紧的大腿。

  我在心中坏笑,加快了舔弄的速度,还抽出一根手指玩弄她的阴核,终于让
她发出了「嗯~」「嗯~」的轻哼。

  在这份异样的接触中,我射过一发的下体逐渐恢复了元气。

  「呼……」我长呼一口气,松开她的大腿,起身。

  「呼……」她一定是以为终于脱离了这种「折磨」,也长呼一口气。

  我却悄悄地将龟头对准她的蜜洞,然后突然尽根插入。

  「哎呀你怎么又来!」

  「谁叫我家柔柔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有个性,太吸引人了。」

  「去去去,谁是你家的啊?」

  「别害羞嘛,明明你的实战性启蒙全是由我来做的,还不肯乖乖承认?」

  「启蒙你个头!哎呀你别一上来就插这么快啊!」

  「不好吗?那刚才是谁娇滴滴地叫我再快点的?」

  「刚才是刚才,又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大色狼,真是和你纠缠不清。」

  「哪里和我「纠缠」不清了?你明明就整个人趴在我前面。」

  「换个姿势吧,我趴累了。」

  「好……这个姿势可以了吧?再来亲亲嘴。」

  「才不要!你刚刚舔过我那里的!」

  「那里是哪里?」

  「就是后面那里啊,你真讨厌!」

  「你那里没味道啊,真的。」

  「没味道也不行!」

  「好吧好吧,那你抱紧我,我就不亲你。来嘛,把腿缠到我腰上。」

  ……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