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约会大作战 绿奴士道与肉奴精灵的催眠乱交婚礼】8、八舞耶律矢+八舞夕弦

第一文学城 2024-06-09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伟大的石氏编辑:@ybx8
作者:伟大的石氏 2022/5/9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5115   下一间教堂很是肃穆,铺满地面的是黑色地毯,没有男人的淫笑,也没有女

作者:伟大的石氏
2022/5/9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5115

  下一间教堂很是肃穆,铺满地面的是黑色地毯,没有男人的淫笑,也没有女
人的娇喘。似乎这里一切都很正常。不过很快就可以发现,之所以这里这么安静,
纯粹是因为这次士道的新娘,已经失去说话能力的缘故。

  「咕呜呜呜……」

  士道知道这次自己的新娘,是代号「狂战士」的八舞姐妹。与其他个体精灵
不同,八舞姐妹乃是双生子,以八舞耶律矢与八舞夕弦二者之名同时存在的橙发
少女。耶律矢的身材窈窕可人,从脖颈至锁骨再至腰肢描绘出玲珑曲线,中二言
辞中尽显青春少女的阳光活力;而夕弦则更加成熟性感,胸部明显比耶律矢更加
丰满,平时少言寡语有种感情单薄的感觉。二人虽然个性完全相反,总是为了各
种事争执不停,但其实都是对方无比重要的存在,与其说是姐妹,不如说是恋人。

  而她们穿着的灵装「神威灵装·八番」足以称得上是所有精灵中最大胆的。
外形上看着无限类似于SM调教中的拘束服,条条黑色皮带勒住二人的酮体,尽
情展露其间柔肉的白皙美丽。二人的双乳也被胶皮胸衣挤成了两团肉饼,看上去
似乎随时都要爆开。身下的胶皮热裤热裙也被拉到最短,想要不走光都是不可能
的。而二人身上的各种锁结和镣铐,使得她们显得更像是SM中的皮具母畜。不
过虽然二人穿得像痴女一样暴露,八舞姐妹平时的行为倒是跟色情沾不上边。顶
多是看上去是抖S女王的耶律矢其实很M,看上去是抖M母狗的夕弦其实很S罢
了。

  但那只是平时,现在在男人的改造下,两人已经彻底变成了皮具母畜:皮夹
具将她们的四肢以三角形完全固定包裹,只能用膝盖胳膊肘在地面上四足爬行;
皮质眼罩与塑胶口球覆盖了她们貌美的面部,甚至就连足以造成毁容的鼻钩也勒
在她们的脸上;皮带下双乳的乳首位置明显被塞入了跳蛋,而下身的热裤中更是
各有两根大尺寸的震动棒塞入双穴之中,隔着老远都能听到震动声。

  二人的脖子上拴着沾着狗毛的项圈,末端的铁链系在身后男人的大手上,让
四足着地的八舞姐妹真如母狗一般。而男人在拉紧她们二人脖子的同时,还挥舞
皮鞭,不断抽打着面前的性感翘臀和光洁脊背,逼迫她们继续向前爬行,留下道
道红到发亮的鞭痕。每一次抽打到敏感带,八舞姐妹都发出混杂的呜咽,口水不
受控制地徐徐流下。

  「加油!大奶母狗,我可在你身上押了瓶啤酒哦!」

  「一定是小奶母狗能赢,毕竟她重量小嘛~ 」

  「嗨,其实也就图一乐,毕竟锁链都是被我们牵着的,她们谁爬得快还不时
我们说了算。」

  赤裸的男人们围在她们两旁,围着淫荡的比赛欢呼助兴。而比赛的目标就在
八舞姐妹二人前方八九米处,两个红色的狗盆中盛着满溢的浊精,其上还飘着几
缕阴毛,从上方散发的热气来看应该才被撸出来不久。在旁人的喝彩声中,八舞
二人不住呜咽,一边忍受着身体各处的快感与疼痛,一边努力挪动四肢,一步一
步向前挪着。显而易见这次比赛的目的就是看谁先喝到前方盛放的精液。

  而本来这就是场不公平的比赛,所以男人也就肆无忌惮地对她们动手动脚。
不时有人撸动肉棒,将撸出的精液撒到她们的发丝和脊背上。而在她们身后的饲
主更是直接上脚踩在她们的屁股和脊背,让她们发出痛苦与不甘的呜咽。还时不
时有人用自己垂下的男根在她俩面前晃着,用臭气熏天的雄性荷尔蒙扰乱她们的
判断。

  最过分的是一个男人实在忍耐不住,竟然直接从人群中窜出来,直接骑在夕
弦身上,拔出菊穴的自慰棒,将自己的男根直接插进肠壁操了起来。一边操着还
一边拍着身后夕弦的屁股,像在骑马一样「驾!」地喊着。他的行为引起周围一
阵哄笑,夕弦柔弱的腰肢当然无法承受住身上的男人,趴在原地一边呜咽一边从
交合处喷溅着蜜露。而牵着耶律矢的男人也干脆停下脚步,等那人在夕弦的屁股
中射出浓浓一泡男精才继续撒手,不管努力想前进的耶律矢像撒娇似的扭动。男
人们根本不在乎比赛结果,只是在肆意玩弄这对姐妹的好胜心罢了。

  「加油!加油!」

  在玩了好一会,二人在地毯上都拉出了两道浸润的车辙后,二人才几乎一起
到达了能够到狗盆的距离。嗅到精液的臭味,两人不约而同地伸长脖颈,将脸埋
进了腥臭扑鼻的精液中,隔着口球吮吸起来,饥渴的仿佛几天没吃饭的饿犬一般。
看着两人贪婪吞噬自己精液的样子,围观的众人大笑起来,按着她们的头发将半
个脑袋都按入精盆中。两人的身体因窒息而抽搐,条件反射般地吸入大量精液,
就连肺部也没能逃过男人的浸染。

  「五河士道,你觉得她们俩谁获胜了呢?」维斯考特看着精灵这狼狈的样子
笑道,「败者可要失去溺死在精液中的幸福哦~ 」

  「这个……」士道犹豫了,「抱歉,我实在分辨不出两人谁赢了。耶律矢和
夕弦都同时喝到精液了,这实在无法判断……」

  「真遗憾~.那她们俩就只好失去死去的资格,继续当我们的泄欲肉便器了~.
你们几个,让她们看看自己的新郎吧~ 」

  虽然精灵根本不会因为这种程度死掉,但士道还是很抱歉。看耶律矢和夕弦
两人饥渴饮精的样子,一定很希望被精液溺死吧?都是软弱的自己犹豫不决,让
她们没法幸福下去。

  而男人们已经拽着狗链把她们俩提了起来,扯掉她们脸上拘束用具,给予她
们说话与观看的权利。解开那些皮带后自然是两张一模一样的清秀面庞,被精液
泡得都有些发白,难以想象她们戴着这玩意戴了多久。

  「呼~ !本宫真是久违地解除漆黑之封印啊!」

  「同意。我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堕落成畜类。」

  二人还是和以前一样用一个中二一个平淡的语调说这话,在大口呼吸混杂着
精臭味的空气后,二人不约而同地注意到士道。

  「呀,吾之眷属哟,汝终于肯来迎娶妾身了吗?」

  「感动。我以为士道你把我们忘了。」

  「怎么会!」士道看着面前两位狼狈的橙发少女,心脏直跳,「刚才就一直
在看你们啦,你们玩得很开心呀……」

  「异议。这可不是玩,这是比赛。」

  「就是说嘛!这可是我和夕弦,争夺『谁才是最优秀的性奴』的比赛啊!」

  又是这样吗?士道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对由风待八舞分裂而成的两个精灵总
是因为各种事情展开比赛竞争谁强谁弱,如今因为这种重要的事相互竞争,也是
合情合理的。

  「喂,你们两条母狗,别光顾着给绿帽老公讲自己的性交故事了,哥几个看
你们比赛撸半天了还不赶紧来舔!」

  「既然四肢动不了,那就努力用舌头争抢老子的肉棒吧!」

  说话间,方才那些男人都握着肉棒走上前来,将这对标致姐妹围在中间。而
耶律矢和夕弦虽然四肢被缚,但依旧伸长脖子,竭力依次舔舐那造型不同的龟头,
一边侍奉一边与士道交谈。

  「你们的比赛结果怎么样了?」

  「思考。大概是二十五胜二十五败,啊呜,四十九和的战绩平手吧。」

  「胡说!上次的援交比赛,妾身明明,咕呜,比你多勾引了一个尊主!」

  「嘲笑。都没在,哈唔,耶律矢的骚穴里射出来时间就到了,果然是因为,
唔嗯,耶律矢贫瘠的肉体没法让主人们满意吧。」

  「唔!……库,库库,身材什么的,咕呜,无所谓,容精量才是身为伟大精
液便器女王的基本权能嘛~.上次在饮精大赛中,汝可比妾身,哈唔,少喝了整整
一碗呢!」

  「否定。那是因为我那天上午已经,哈唔,舔遍了全市的男厕所,吃不了是
正常的。」

  「库库库,如果汝和主人们,咕呜,这么解释,肯定会被嫌恶吧?虽然能挨
上一巴掌,对汝此等下级肉便器来说已是,咕呜,开恩了。」

  「生气。上次的拉珠拔河大赛中,耶律矢的贫瘠屁股,哈唔,根本比不上我
的性感肥臀,一上来就输了。主人们,咕呜,不会喜欢的。」

  「那,那是因为我被主人们抱着肛交了一上午啊!」

  两位少女如平时那样争执着,在争当大叔性奴的地方辩论不休。一旁的男人
们看着这对姐妹的样子性欲更旺,甩动着肉棒胡乱戳着她们的脸蛋和胸部。虽然
耶律矢和夕弦竭力想要将旁边的男人全部侍奉,但对于只有脖子能活动的二人来
说难如登天。过了一会,这些被魔术强化过的马屌在同调下,一起达到了射精点,
对着两位少女橙色的秀发和脸蛋尽情泼洒精液。而耶律矢和夕弦也停止了争吵,
仰脖张开小口,迷离地希望多喝下一点主人的精液。

  「混蛋夕弦,看本宫的鲜血之啮……」

  「悲哀。此等行为只会让我享受。」

  含着满口的精液,耶律矢朝夕弦吻了过去,夕弦也不甘示弱地与其回吻。二
人的舌头在口腔中搅动着,交换着彼此得到的男精,在她们看来这等于同时享受
主人们的恩宠。

  「唔唔嗯~ ……唔唔……」

  「唔唔~ ……哈唔……」

  在这姐妹间的百合亲吻中,二人均已面颊通红,感受着对方的甘甜吐息。男
人们也看着这百合盛景,用二人的头发擦干了自己的肉棒。

  「真伤脑筋啊,你们这一吻,又让这次比赛的结果难以确认了~ 」维斯考特
撑着下巴,「这样吧,你们俩头对脚地叠在以前,面向对方的骚穴。待会让我的
员工们为你们授精中出,谁高潮次数多谁就输了。这可是很有挑战性的对决哦~
你们可以通过舔对方的交合处,来努力增加对方的高潮次数呢~ 」

  「不愧是万王之王,竟然有如此绝妙的计策。」

  「认同。我只靠自己的舌头也能把耶律矢舔到一直高潮。」

  其实不管这两姐妹是否同意,周围的男人也会照章办事。他们搬起二人苗条
的少女酮体,以反方向头对脚叠在一起。然后又当着二人的面拔出塞在双穴里的
震动棒,四溅的淫水溅了对方一脸。

  「咿呀啊!夕弦你的小穴比当初骚了好多……呀啊啊啊啊啊~ !」

  「反驳。连点精液味都没有的耶律矢才……唔噫?!」

  两人的斗嘴还没结束,两根青筋暴露地巨屌就当着二人的面,捅入了对方的
肉穴中。本来已经因震动棒高潮了无数次,变得无比敏感的膣肉,在迎接真正的
男性生殖器后,不可避免地抽搐紧缩。而二人也被自下体而来的性刺激搅动得双
眼翻白。虽然无比想要就这么被主人操着推向高潮,但毕竟还有个对决,所以知
道自己根本忍耐不了多久的二人均想让对方比自己更加狼狈,来取得最终的胜利。

  「噫啊啊,这种,这种程度怎么……怎么可能让妾身……看招!」

  「卑鄙!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唔!」

  两人不服气地伸出粉舌,舔弄着对方敏感的阴蒂和面前不断泛着白沫的交合
处。两位少女看似百合实则媚男的骚货行为惹得抽操他们的两个大叔更加兴奋,
按着另一位少女的头加大抽插力度,褶皱的睾丸啪啪地甩在二人的额头上。而在
周围围观的男人也不愿闲着,抡起皮鞭在二人敏感的脊背上留下一道道崭新的鞭
痕,将痛楚的快感注入二人的脊髓。浓郁的雄臭味和姐妹青涩的体香味搅动在一
起,激得耶律矢和夕弦意乱神迷。随着她们不约而同地一齐咬向对方的阴蒂,二
人不由得心有灵犀地一齐达到高潮潮吹了出来。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洩了洩了啊啊啊啊啊啊……!!!」

  「唔啊啊啊啊…………」

  那一瞬间,二人均忘了挨操的目的,化为了真正的性奴母狗。

  ……

  胜负已经无所谓了。在接下来的乱交派对中,耶律矢和夕弦都不知道高潮了
多少次,交织的魅叫混在皮肉碰撞的啪啪声中。二人的子宫中已经被注满了精液,
顺着穴口噗嗤噗嗤地喷射。而她们二人也依旧在无意识地亲吻着对方的小穴,小
脸被精液覆盖也毫无所谓。既像是妄图将对方穴内可能导致怀孕的男精吸出,又
像是在为对方得到主人的种而庆贺。

  「小小的教堂中,竟然集结了三位绿奴,都爱看着心爱之人被外人强奸啊~.
我们也是效率地同时NTR了三人。」维斯考特拍了拍手,「把她们俩牵过来!」

  不给这对百合姐妹倾诉爱意的时间,两个男人已经拽过她们的锁链,拉着项
圈把她们拖向仪式台。夕弦和耶律矢被拖行了好久才用膝肘固定了身形,慢慢爬
到了士道的脚边。

  「哟,吾之眷属啊,你现在觉得吾等二人谁才是最出色的母狗呀?」

  「期待。想得到答案。」

  「这个。」看着身下两人期待的眼神,士道挠了挠脸,「抱歉,你们俩真得
都挺骚的,我真得没办法分出谁才更母狗一点。」

  「切,汝选择了最没有勇气的回答啊。」

  「懦弱。不肯负责。」

  两人露出嫌弃的表情,但表情中也带着对士道的爱意。这是对旷世罕有的幸
福婚礼,婚礼中的三人,都爱慕着对方两位。这种奇怪的三角婚姻关系,或许也
该被定义为纯爱吧……

  「新郎五河士道,你是否愿意将这两个女人的精灵之力献给主人艾扎克·雷
·佩勒姆·维斯考特?无论任何理由都永远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新娘八舞耶律矢和新娘八舞夕弦,你是否愿意让艾扎克·雷·佩勒姆·维
斯考特成为你们的主人与他缔结婚约?无论任何其他理由都永远忠贞不渝,直至
生命尽头?」

  「余等二人自会首肯!」

  「翻译。我们愿意。」

  说着,二人裸露的小腹上同时出现淫纹。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耶律矢和夕弦爬着上前,亲吻了士道的小鸡鸡,一环黑色的光芒闪动在他的
阴茎上。而二人身上紧致的拘束服也随之崩解化为光粒。摆脱束缚的丰满肉体立
刻弹动,两姐妹的奶子都在身下乱晃,如同娇嫩欲滴的果实。

  「走吧,吾之眷属哦。我等还要在主人面前,继续比较出谁才是最合格的性
奴呢!」

  「再见。祝好运。」

  士道挥手向二人告别,和维斯考特一起前往了下一地点。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