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美妇大佬刑警儿】(27)(美妇警长悍匪儿第二部)

第一文学城 2024-06-11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733编辑:@ybx8
作者: 733 2022/06/15发表于: sis001 字数:9,628 字                                  &


作者: 733
2022/06/15发表于: sis001
字数:9,628 字

                                                 (27)

  亚雯让大荣把秘书长安排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并且給了他大量的现金去安抚
他的情绪。

  「老大,你真的打算把他送走?」

  「大荣,这件事到了不得不做出决定的时候了,要么杀了一菁,送走秘书长,
要么把这些狗官全部拉下水」

  「老大,这样那我们集团也会完蛋的」

  「行贿,走私,确实会受很严厉的制裁,不过我们主动配合的话,也许还有
转机」

  「所以,你想好了是吗?我知道你是不会去杀了一菁了」

  「大荣,我们是做过很多违法的事情,可是扪心自问,你会去杀了一菁,去
满足这些个狗官的欲望吗?让他们继续的为虎作伥」

  「嗯,我知道了,老大,这些年我从没见你像现在这样,我知道你已经不是
原来的你,而我也从来没见过你像最近这样发自内心的开心,剩下的事,交给我
去做吧,集团的法人是我,一切都有我去承担,没有你玫瑰集团也就不存在了,
所以你一定不能出事」

  「大荣?你什么意思?」

  「我去找一菁自首,咱们手里的证据足够让这些狗官全部进去」

  「不,你不能这样做,大荣,没有你也没有今天的玫瑰集团」

  「老大,你听我说,你现在有了牵挂的人,你可以做回一个女人,这20年,
我从来没见过你发自内心的笑过,哪怕一次,而我不同,我孑然一身,就算我进
去了,你也可以想办法让我早点出来,而且我在里面一样可以做事,亚雯,去做
个幸福的人吧」

  亚雯看着大荣,眼睛渐渐的湿润了,这20年来,他就像个大山一样挡在自己
的身前,保护自己,说是下属,其实更像是患难与共的兄弟。

  「大荣,谢谢你这20年来的照顾,我是不是真的变了」

  「亚雯,其实你的内心一直都是渴望幸福的,你压抑的太久了」

  「大荣,你先去安抚好秘书长,假意安排他出境,也好让那些狗官暂时的稳
定,我会通知一菁秘密的抓捕,等我的通知」

  「嗯,好,我去办」

  亚雯看着大荣远去的身影心里此起披伏「大荣,对不起,我不能让你那么去
做,你已经为了做的够多的了,这一次就让我保护你吧」

  一菁回到了XX市,亚雯约一菁出来见面,一菁毫不犹豫的就出来了,她知道
亚雯当初放她走,并且保护她,那现在她就不会去害自己。

  一菁来到见面的地方,是个非常隐蔽的会所。

  「亚雯,你找我有事?」

  「嗯,你自己来的?」

  「不然呢,和你见面我不需要保护」

  「呵呵,可是你知道么,我才是最危险的人,如果我改变注意,你今天就出
不去了」

  「你不会的,不然当初你也不会放我走了」

  「你那么自信么?你可是要来查我的人」

  「确切的说,我不是查你,是那些个狗官」

  「那些狗官让我杀了你,他们要狗急跳墙了,市委秘书长也已经要叛逃了」

  「什么?那他现在在哪?」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杀了你,送走秘书长,这案子就没办法再查下去了,
换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和你一样的选择」

  亚雯看了看一菁,然后哈哈大笑,「我们果然是一样的人」

  「亚雯,我会尽量保住你们玫瑰集团,除了走私受贿,你们其他的犯罪行为,
我就当不存在,而且你也是受害者,法庭会酌情考虑的」

  「那我先谢谢你了,秘书长被我控制住,并且我假意安排他出境,所有走私
行贿的证据我也都保留着,足够你把这些狗官送进去,但是,一菁,请給我一天
的时间,我还有放不下的东西」

  「是明翰吧,我不想骗你,其实,我和我的儿子,也……也是那样的关系,
所以我理解你」

  「啊?」亚雯真是没想到二人能相似到这个程度,居然和儿子乱伦都是一模
一样。

  「而且他就在你们集团里卧底」

  「是严浩」

  「你猜到了」

  「哈哈哈哈哈,一菁,等我出来,我们一起聚聚吧,我相信我们会是最好的
朋友,包括我们的儿子」

  「一言为定,我等你」

  亚雯回到了家里,明翰早已经等了很久,在这豪宅之内,没有亚雯,明翰无
所事事,正打算出去。

  「妈,你去哪了?怎么一大早就没影了」

  「去办点事,睡的好吗?」

  「嗯,和你一起睡,怎么会不好,妈你昨晚舒服吗?」

  「不许问,你没事吧?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没事啊,你看我多精神」

  「呵呵,那咱们去约会吧,去游乐园玩好不好?」

  「当然好啊,走」

  这是母子二人真正意义作为情侣的第一次约会,彼此之间再也没有了隔阂,
从心里到身体完全都属于了对方,一路上二人的手从来没有分开过,他们来到游
乐园,像无数的情侣一样,尽情的吃喝玩乐。

  亚雯想到了自己小时候,想到了和明翰爸爸约会的时候,可是那一切都没有
现在让亚雯觉得开心,作为一个女人,亚雯真的觉得很幸福,很温馨。

  可是玩着玩着,亚雯的眼眶就有些湿润了,因为这一切,这幸福的时光她不
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享受,她失去了20年,才刚刚拥有,却又要失去,她
舍不得啊。

  「妈,你怎么了?」

  「没事,妈妈是高兴的,儿子,你开心吗?」

  「嗯,开心啊,以后我们经常来玩好不好」

  「嗯,好,儿子,我们回家吧,妈妈想要了,想要你爱我」

  「哈哈,妈,你好色,昨天做那么多次,你又想要了」

  「嗯,妈妈想永远和你做」

  「妈,我也是,我好像要勃起了,我们回家吧」

  回到家里,亚雯依旧是让成叔不要打扰,然后亚雯似乎比昨晚更加的淫荡,
她抱着明翰就开始啃,吻他的嘴,他的耳朵,他的乳头,他的阳具,吻到他一丝
不挂。

  「啊!妈,你好淫秽啊」

  「妈妈想要!」

  亚雯湿透的内裤被一把扯掉,明翰展现了男人这时候该有的粗鲁,亚雯湿漉
漉的阴户是那么的干净又淫荡,这里不仅紧的只留下一个缝隙,而且嫩的像婴儿
一般。

  隆起的耻丘白嫩白嫩的,纯,净,嫩,滑,明翰感觉下面的阴茎硬的发疼。

  「妈妈,你这里好美啊,又嫩又紧的」

  「喜欢吗?妈妈就是从这里生下的你,啊!!好舒服!」

  明翰用舌头撑开那紧闭的花瓣狠狠的从下到上舔了一下,更多的甘露分泌了
出来,让这嫩穴舔起来更加的滑腻顺畅,明翰用力的来回舔吃起来。

  亚雯只能把儿子的龟头塞进嘴里去掩盖自己的淫荡,母子开始玩上了69。

  明翰手轻轻的分开紧闭的花瓣,露出了粉粉的小阴唇,和湿腻的小洞口。

  「真粉,真嫩啊!妈妈你这20年到底是怎么保养的啊,处女也没有这么嫩吧」,
明翰忍不住对着洞口一吸,然后向上猛舔起敏感的小蓓蕾

  「啊!!明翰!!好儿子!!那里好舒服啊,妈妈,妈妈就是为了让你舔,
才20年没人碰过那里啊」

  明翰眼睁睁的看着那小蓓蕾一点一点的凸起变大,然后一口含进了自己的嘴
里。

  「啊!!!!我要泄了」亚雯死死握着儿子的阳具,弓起身子,从淫穴里泄
出一股阴精。

  明翰照单全收,全都吃了进去了,然后抹了抹嘴,起身慢慢的放到亚雯,双
手爱抚着她的丰乳,然后把阴茎挺到亚雯湿漉的私处。

  「妈,我忍不住了,想插了」

  「嗯,交给妈妈,好好的插,妈妈想要你」

  明翰提枪在亚雯的花瓣上来回的摩擦,时不时的去碰一下她花蕾,花瓣就更
加的湿润了,明翰知道亚雯的小穴非常的紧,不充分的润滑进去恐怕自己受不了
几下。

  明翰开始发力,粗大的龟头撑开了亚雯的花瓣,紧紧闭合的屄缝被敲开了一
个巨大的缺口,那种强烈的包裹感让明翰的龟头也舒服的不断分泌出粘液。

  「儿子,好涨,你真的好大啊」

  即使昨晚已经和儿子做过了,但是这粗大的阳具依旧让亚雯有些吃不消。

  明翰把龟头挤到亚雯窄小的淫洞口,阻力已经越来越大,好在里面的淫液不
停的在分泌。

  明翰深吸一口气,这一刻他只想为了妈妈大干一场,妈妈已经骚的不像样了,
不好好的操是不能满足她的,龟头慢慢的滑进了紧致的淫穴,亚雯的穴依旧超级
的紧。

  「好紧啊!!妈,你别收缩啊,太紧了!」

  「好涨,你的太大了,不是我收缩的啊」

  「妈妈,这么紧,儿子会坚持不住的」

  「不许胡说!昨晚你都让妈妈高潮了,今天你必须忍住!」

  明翰对着亚雯的小嘴吻了上去,大手开始爱抚起她的嫩乳,以转移自己的注
意力,下面被妈妈吸的太紧,不转移注意力很难坚持的持久。

  「唔!啊!」粗大的阳具,整根挺入,亚雯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粗大的阳具剐蹭着亚雯娇嫩的屄肉給她带来了强力的快感,这种被儿子干的
感觉,从心里到生理都让亚雯倍感舒服,这是儿子主动的干自己啊

  明翰缓慢的加快了速度,抽插变的顺畅了起来,亚雯被插的小嘴半开,一下
一下的娇喘着,亚雯爱死了被儿子抽插的感觉。

  「嗯嗯,好儿子,好舒服,这感觉真好,妈妈好舒服啊」

  「妈妈,好紧,儿子也舒服的不行了」

  明翰看妈妈在享受着性爱,自己得拿出配得上妈妈的表现才行了,对,他需
要把妈妈再次插到高潮。

  虽然亚雯紧的要死,明翰自己的快感也极速的上升,但是他依旧强忍着把抽
插的速度变的快了起来,明翰拉住亚雯的双手开始加速,阳具也插的也越来越深,
快感上升的太快了,亚雯没想到儿子这稍微一加速,快感会几倍的爆发出来,他
那阳具是在是太大太狠了。

  「嗯嗯啊啊,儿子,妈妈,好奇怪,好快啊,妈妈要舒服死了,再快一点,
妈妈要高潮啊」

  「嗯嗯嗯!!」明翰闷声再次的提速,啪啪啪的声音从交媾的地方传来,亚
雯的乳房被干的荡起了乳浪,身体慢慢的变的粉红,明翰知道这是潮红,亚雯要
达到高潮了。

  明翰抬起亚雯的腿压到胸前,自己撅起屁股插的更加的凶狠,龟头次次插入
花心,亚雯被干的花心乱颤,屄肉强力的收缩,她死死的抓着儿子的胳膊,指甲
深入到明翰的肌肤。

  「呜呜呜,太深了,好儿子!!你插的太厉害了,妈妈不行了!!这感觉,
啊!!妈妈要高潮了,泄了啊!!!」

  亚雯的身子猛的拱起,屄肉强力的收缩夹住儿子的阳具,然后花心允吸着龟
头泻出了一大股阴精。

  「啊!!妈妈!夹死我了!!啊!!别浇啊!!会射的!!」

  谁知道亚雯听到射这个字,居然又泻出了一股阴精去冲刷那敏感的龟头,作
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紧致的穴能把对方干到高潮已经很厉害了,但是就
是再厉害在这样的嫩穴之下,也不能不射了,明翰怒吼着,射出了今天的第一次。

  亚雯大喘着粗气,儿子勇猛的把自己操到了高潮,亚雯幸福的流下一行清泪,
如果能一直和儿子这样做爱,做到天荒地老该有多好。

  「妈妈舒服吗?」

  「嗯,舒服,好儿子,你插到妈妈心坎里了,妈妈还想要」

  亚雯起身推到明翰,坐到了他的身上,粗大的阳具,在惯性下,满满的再次
插了进去,亚雯扭动起来,粗大的阳具开始在淫穴里不停的摩擦。

  「嗯!舒服!」

  亚雯开始享受起自己的主动的抽插,比起刚刚被儿子猛插,这样温柔的摩擦
倒也有一种别样的舒服,快感没有那么的强烈,但是宛如细水长流,绵延不绝。

  明翰也享受着妈妈的扭动,双手上去柔起妈妈丰满的酥胸,亚雯极品的身子
到处都软软的,让人爱不释手,淫穴的娇嫩的淫肉不断的摩擦着明翰的阳具,淫
穴深处那似有似无的花心又一下一下的允吸着明翰的龟头。

  「啊妈妈,你让儿子好舒服啊,你这身子好棒!」

  「好儿子,喜欢妈妈的身体吗?」

  「嗯嗯,超级的喜欢!妈妈真是个极品的女人,又漂亮,又柔软,连私处都
紧的这么舒服!」

  「呵呵,好儿子,今天妈妈都让你做主,这样摩来摩去的妈妈有点痒,妈妈
想要刚刚的那种高潮!你还行吗?」

  明翰不敢怠慢,他用雄厚有力的大手抬起亚雯的屁股,然后开始一下一下的
往上顶,比起刚刚的摩擦,这样剧烈的抽插显然快感来的更快,更激烈,亚雯竟
然逐渐的爱上了这种粗暴的快感,这种让她无法释放的爆炸式的快感!

  从来都是她去征服男人,这被儿子的大鸡巴暴插,让她真正的变成一个女人,
一个被性爱征服的女人。

  「啊!!就是这样,啊!!好爽!!妈妈好爽啊!儿子你好厉害!!妈妈喜
欢被你插!!狠狠的插!!」

  亚雯丰满的胸部又被干的上下剧烈的震荡,乳浪一下接着一下,明翰放开了
双手上去抓住那双乳,凭着胯部的力量把亚雯干的飞起,然后趁着亚雯的身子还
没下落,迅速的再次顶起,足见明翰干的是又狠又快!

  「啊!!到底了!!妈妈喜欢你!!喜欢我的好儿子!妈妈又要高潮了,舒
服死了啊!」

  亚雯忽然死死的坐下,贴上去抱住明翰,下体强力的抽缩,又一股阴精泻出,
明翰被浇的一激灵,精液再次失守,从马眼里对着妈妈的花心扫射,亚雯的花心
被烫,大叫了一声,然后一口咬到儿子的肩膀上,下面的宫颈长开,强大的吸力
把明翰的龟头吸了进去,精液直接射进了亚雯的子宫。

  「啊!!儿子!!妈妈不行了!啊!!!烫死了!!儿子你射死我了!!啊!!
!!」

  亚雯仰起脖子大声的淫叫,然后一口深深的咬在了明翰的肩膀上,剧烈的快
感让亚雯无处释放,她在自己心爱的人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牙血印。

  空气变的宁静了,美白的熟妇裸体躺在男人健壮的胸口,美妇的丰乳被压扁,
大口的喘着粗气,这种销魂的快感,这种高潮的强烈,让她一时间竟无法消化,
只能静静的趴在儿子的怀里。

  「妈妈,舒服吗?」明翰轻轻的拍了拍娇弱无骨的亚雯,这柔软的身子,真
是太让明翰心动了。

  「好儿子!妈妈找到做女人的滋味了,谢谢你!」

  「妈妈舒服就好」

  「儿子,你,你还行吗?射了2次了」

  「妈,放心,为了你我可以一直射下去!妈,我想试试别的姿势好吗?」

  「嗯,妈妈说了,今天你做主,妈妈都配合你,你想怎么插就怎么插」

  「那妈妈你抱紧我的脖子」

  说着明翰用胳膊跨起亚雯的双腿,双手拖住她的屁股,走到床边一下子站了
起来。

  「啊!这,这样好羞耻啊」亚雯没想到明翰还有这一手。

  「这样插的才深!妈妈你好好的享受」

  明翰开始用力把亚雯的身子往上甩,然后用把强壮的鸡巴把她的身子接住,
明翰说的没错,这样借助重力让鸡巴插的非常深。

  亚雯虽然40多了,但是她从没试过这样的姿势,明翰的爸爸也没有这样的能
力,尤其是明翰的鸡巴又巨大无比,足足的插到她的尽头,小花心又开始被撞的
酥痒难耐。

  「嗯嗯啊,好强,儿子你太强了,这样好舒服啊,妈妈在天上了,舒服死了
啊!!」

  明翰把亚雯越抛越高,他的鸡巴足够长,完全不担心会掉出来,鸡巴又足够
壮,每一次都能把亚雯稳稳的接住。

  亚雯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身子一上一下的被抛起,可是下面的嫩穴却不是过
山车,而是火箭,快感飞速的上升,直穿云霄。

  淫水开始住不住的从淫穴里流出来,顺着明翰的阳具滴到地上,明翰一边抱
着亚雯操,一边在宽敞的卧室里溜达,直到走到一个大的落地镜之前,那是亚雯
的试衣镜。

  「妈妈快看,这里能看到我们交合的地方!」

  亚雯扭过头去用迷离的眼神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粗大的阳具插在自己的私处,
自己的身体随着儿子的动作一上一下的吞吐着那强壮的鸡巴,抛起来只留龟头,
掉下去整根尽入,然后那鸡巴上的淫水顺着睾丸就往下滴。

  太淫荡了,这样的场面让不断求爱的亚雯都觉得羞耻难当,「别看了儿子,
羞死人了,啊!!!太深了!!」

  屄芯被龟头死死的压着,挤出一股一股的淫水,这会已经成水流状的往下流
了,亚雯爽的小脚丫都一下一下的摆动着,而明翰也趁着抛起的时候,一下一下
的舔妈妈的乳头。

  「呜呜呜!好儿子,这么插,我又要受不了了,又快高潮了啊,这姿势太舒
服了啊!」

  明翰看亚雯似乎又要到高潮的临界点了,这时候不能再这么一下一下的抛了,
因为虽然这样插的深,但是频率不可能太快,毕竟抛起落下的时间是固定的,自
己再怎么样也无法加速。

  明翰接住亚雯然后不再抛,他紧紧的抓住亚雯的屁股让她不动,而是自己的
腰部发力,前后的撞击,这样自己就可以控住速度频率了。

  速度被重新的拉起来,亚雯的小屄芯之前还一下一下的享受着美味的大龟头,
可是形势瞬息万变,龟头变的凶狠了起来,又开始像小拳头似的梆梆猛撞。

  啪啪啪啪的声音响起,明翰加速了,撞的不再温柔,不再怜悯,1秒内连操5,
6次,阳具疯狂的在亚雯的嫩穴里抽插。

  「太快了!!!慢一点!刚,啊!!!刚刚,啊!!我!!不,呜呜呜,死
了,我死了啊!!!」

  屄芯被龟头猛击,敏感的被操开了花,淫水泄洪一样的涌出,这次不是流出
来,而是喷出来了!!随着明翰一次一次的猛操,淫水呲呲的往外喷,亚雯从来
没有这样过,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随着淫水的喷射,自己身体也产
生剧烈的快感。

  「呜呜呜儿子!!你,你,你慢点!你把妈妈插坏了!」

  啪啪啪啪,明翰丝毫没有理会亚雯的哀嚎,因为他知道,妈妈越是淫叫,说
明她越是舒服,明翰依旧保持的高速又猛烈的撞击,淫水从淫穴里喷射,马上就
被明翰的撞击,撞成水花,从二人交媾的地方四处飞溅。

  「妈妈,你,你喷了好多水啊,你看看镜子啊,你怎么这么喷啊,镜子都弄
湿了啊」

  「呜呜呜,别,别说了!!我,啊!!我坏了!!坏儿子!!!我要高潮了!!
爽死了!!」

  淫水被拍的从交合的地方飞溅到二人的脸上,亚雯羞耻难耐,自己这也太淫
荡了吧,怎么被操成了这样,自己这哪像个妈妈啊,儿子经过昨晚的一夜,居然
进步的这么快,真的好强啊!这样的儿子才配得上和自己做爱啊!

  快感让亚雯要疯了,渐渐的她有些乏力了,胳膊越来越松,明翰知道亚雯被
快感打击的已经要失去意识了,他身体向后倾斜,让妈妈趴到自己的身上,然后
用出最强的力量,直接插穿屄芯,插入亚雯的灵魂。

  「啊!!!!」

  亚雯大叫一声,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呻吟,直接阴精狂泄,再次一咬在了明翰
的肩膀上,咬之前,还用最后的一点意识看了一眼,咬在了另一边。

  又是一顿的抽搐,明翰知道亚雯爽昏了,亚雯虽然苗条但是并不轻,毕竟是
个熟女,有100斤左右,这么抱着操了这么半天一般人真的受不了,明翰有着强壮
的身体,这才顶了下来,还能继续的抱着让妈妈好好的享受高潮。

  亚雯再次的升天了,做爱还有这么做的,让她爽的已经不想从儿子的身上下
来了。

  不过等着她慢慢的恢复过来,看着自己还这个姿势被羞耻的抱着,锤了锤儿
子,「放我下来!」

  明翰看到妈妈恢复了,也赶紧把她放了下来,因为他也累的够呛,鸡巴终于
从妈妈的嫩穴里拔了出来,随着啵的一声,浓浓的精液混着淫水从淫穴里流出。

  「妈,你看看镜子」

  亚雯扭头一看,已经都看不清人了,上面都是自己的淫水。

  「坏儿子,这下你开心了」

  「哈哈,妈妈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就是有点太刺激了」

  亚雯这会才看到,明翰的鸡巴居然还是邦邦硬的,这一次他没有射!他真的
成长了!

  「儿子,你没射啊」

  「嗯嗯,我忍住了」

  「好儿子,来,我们继续!!」

  「那妈妈,这次我想从后面插你」

  亚雯说了,今天不管怎么插,自己都会配合儿子,她要让这一晚永远铭记在
自己和儿子的脑海里,亚雯走到窗户边,手扶到窗台上,撅起的屁股,分开一双
美腿,淫穴露了出来,还滴着淫水。

  真淫荡啊,明翰凑上前去,爱抚了一下那浑圆的屁股,然后握住自己的阳具,
直接一根到底,再次的插了进去。

  「啊!」二人再次的呻吟,明翰双手掐住亚雯的细腰发力,开始了一下又一
下的撞击

  亚雯的屁股很弹,撞起来超级的舒服,明翰不禁加快了速度,啪啪啪的声音
再次响起。

  「妈,你这屁股好棒!真舒服啊!」

  「舒服你就使劲撞,妈妈的一切都是你的」

  啪啪啪,屁股被撞形成了一波一波的臀浪,亚雯的屁股又翘又弹,是屁股中
的极品。

  「真舒服啊,这屁股」

  「啊!!好儿子!!妈妈的屁股以后都給你撞,你天天操好不好,狠狠的撞!」

  明翰再次加速,淫水再次的加速分泌,从嘀嗒,到水流,到慢慢又开始喷射,
从二人交合的呲呲的往外喷。

  「妈妈,你今天是怎么了,这水像洒水车一样啊」

  「呜呜呜,妈妈不是故意的,你这么插!!!受不了了呜呜呜!」

  明翰手伸到前面抓住亚雯的丰乳,继续的加速,淫水就不停的呲,每一次抽
插除了屄肉的摩擦,屄芯的允吸,还要承受淫水的冲刷,明翰就是再进步,这会
也受不了了。

  「妈,你啊!!你别喷了,这样你让儿子受不了啊」

  经过几次的高潮,亚雯也早已经不堪重负,淫穴里面是全都被操开了,明翰
的大龟头在里面来回自如,甚至突破了宫颈,娇嫩的子宫都的暴露在明翰的龟头
之前。

  「唔唔,儿子,你,你插的妈妈下面都坏了,儿子啊!!!你插穿妈妈的屄
芯子了!!儿子!!妈妈,妈妈要怀孕了!!!」

  娇嫩子宫被这样的欺凌,亚雯做出了反击,子宫强力的收缩,阴精狂泻不止,
那阴精制热滚烫,对着侵扰的龟头就是一顿猛浇。

  明翰再也受不了了,龟头被浇酥,浇麻了,精液喷涌而出,母子在子宫里激
情的对射,产生出核爆一样的快感,让二人都承受不住了。

  「啊!!!妈!!你浇死我了!!我也要死了啊!!!」

  明翰大吼一声,精液像子弹一样的怒射,射的腿都站不住了,跪倒在地上,
亚雯也跪倒在地,淫穴死死的吸住儿子的龟头不断的榨取着精液。

  不知道射了多久,等母子再次醒来的时候,二人都无力的躺在地上,明翰赶
紧把妈妈抱起来放到床上,怕她着凉,毕竟她是个女人,怕凉。

  「儿子,妈妈,真的舒服死了,妈妈有你真好,妈妈永远爱你」

  「妈,我也是,爱你一辈子!」

  「休息一下吧,吃点饭」

  这一夜,吃完了饭,亚雯的卧室里又传来了她淫荡的叫声,叫声一直持续到
黎明,做了多少次,谁都不记得了。

  亚雯,一大早起来,轻轻的吻了吻明翰,「儿子,原谅妈妈,我们才接受彼
此,妈妈却要舍你而去,我不知道以后何时我们才能再一起做爱,但是妈妈一定
会回来的,等着妈妈,妈妈爱你,永远爱你」

  亚雯穿好衣服,来到了玫瑰集团大厦,她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打开密室,却发
现里面的文件都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被盗了?这不可能,集团上下守护严密,而且这密室非常的
隐蔽,除了自己和大荣……

  「大荣!!不!!」亚雯知道这一定是大荣拿去找一菁自首去了,他直到最
后一刻依旧是那个守护在自己身前的男人啊。

  她赶紧給一菁打电话。

  「亚雯」

  「一菁,大荣是不是去找你了」

  「嗯,资料我都拿到了,他也被我们刑拘了」

  「不!!我才是整个集团的决策人,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和他没关系!你们
不能抓他!」

  「亚雯,你冷静点,大荣说的没错,他是玫瑰集团的法人,他认罪就可以把
一切都承担下去,我也不会再去追查你,如果你一定要站出来,那大荣也跑不掉
连带的责任,因为他是玫瑰集团法律上的领导者,你明白吗?你这样做,只会辜
负了他的牺牲,那他会恨你的」

  亚雯瘫坐到密室的床上,看着满墙明翰的照片,掩面痛哭,「对不起,对不
起!我真的做不回以前的我了,大荣,谢谢你守护了我和明翰,谢谢」

  一菁根据大荣提供的线索,秘密的抓捕了潜逃的市委秘书长,在铁证面前,
他不得不供出了XX市整个黑暗的官场行贿受贿交易,经过几天的周密部署,省公
安厅发出正式的拘捕令,XX市委,市政府,总共18名官员落网,而省公安厅内也
有3名官员牵连被捕。

  玫瑰集团法人刑大荣,因特大行贿走私案获刑,因为其主动配合警方,且有
自首的行为,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也受到官员的要挟,所以特赦,判刑8年。

  亚雯继续掌握着玫瑰集团这个全市最大的企业,虽然XX市的官场被彻底的掀
翻,但是她知道这只不过是一时的平静,她真的累了,她想要做回一个女人,一
个和儿子相爱的女人。

  2年后,刑大荣被提前释放,具体原因,还是没有花钱办不到的事,亚雯从来
也没打算做一个合法的公民,一菁知道亚雯已经是再次的行贿了,不过她就当没
看见。

  亚雯把整个集团都交给了大荣,自己真正的退居二线,和儿子过起了没羞没
臊的生活,他们走遍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到处都留下了他们性爱的痕迹。

  这天一菁忙完从省厅回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你好」

  「一菁,你在哪?」

  「亚雯?你环球回来了?」

  「嗯,周末带着你的儿子,我们去游玩好不好?」

  「哈哈哈,好啊」

  在一个豪华的游艇上,一菁和亚雯站在一起吹着海风。

  「谢谢你啊,这一直以来」

  「不用谢我,谢谢刑大荣吧」

  「他出来了,你知道吗?」

  「嗯,你又花钱了吧」

  「你这算是套供吗?」

  「哈哈哈,你和明翰怎么样?」

  「很好,就像你和严浩一样,我爱他」

  「嗯,你们?有想过……那个,你也知道如果你们在一起,那你作为女人就
需要……」

  「呵呵,我怀孕了」

  「哇,恭喜恭喜!看样子,我们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二个女人谈笑着看向不远处的二个儿子,他们正在私下谈论着性爱的技巧,
如何把妈妈弄到高潮迭起,而明翰说着说着露出了邪恶的微笑,因为他学到了一
种心法,他要让亚雯从此每天都爽的下不来床。

                                              (全书完)



0

精彩评论